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记近期的一系列脑洞。

……算半个历史同人吧。

日本战国相关……的人物。

却都是现代paro。




毛利元就x尼子晴久。

——————————

现代PARO。
按史实年龄差,这里应该是 3岁的隆景,6岁的元春,13岁的隆元,22岁的晴久,39岁的元就

☆地铁。列车上,不自觉靠着元就(大叔)的肩膀睡过去了的晴久(青年)


· 隆元的场合

专心看着弟弟们,直至听见一声轻笑(并不确定是否真的来自父上)才注意到那一幕 的长男。

对晴久的无礼行为面露难色,再三纠结后,为了父上的肩膀的健康问题着想,准备开口把人叫醒。

话到喉头,却见父上笑着、几乎不着痕迹地把人又往他怀里圈了圈。

默默咽下了所有言语的长男。

· 元春的场合

因为好奇兄长为什么愣住了而循其视线发现那一幕 的次男。

皱眉,思考了一下但并没有认出晴久,不懂父上怎么会纵容陌生人靠在他的肩头睡觉呢,十分不满。

挣脱兄长的手,咚咚咚就跑到了父上面前,欲要开口,却见父上突然将食指贴近唇边,示意他噤声。

最终被兄长拖走了的依旧不懂父上心思的次男。

· 隆景的场合

还不明事理的小孩子,单纯是想要父上抱抱。

刚作势想扑过去,就被隆元兄上一把捞了回来。

“让哥哥抱着徳寿丸好不好?”

不明所以地看着温柔的兄上,总之被抱起来以后就安静了的 三男。



☆地铁。列车上, 不自觉靠着晴久(青年)的肩膀睡过去了的元就(大叔)

难得占到座位,刚想发盆友圈感慨一下今天的自己多么身手敏捷的晴久,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无意间瞟了眼邻座,竟然是多年冤家,吓得他一时差点拿不住手机。然而很快他就开始装淡定,表面上低头刷动态,内心实则风起云涌。

在烦恼要以怎样的开场白跟对方搭话——

“哈哈哈竟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了你,元就”! ……是不是显得我特想遇见他?
“这次可别想跑了,你这个薄情的背叛者,元就!” ……是不是显得我太幼稚了?
“哟,是你啊,元就,好久不见” ……嗯这个比较好……但骗谁呢,我们公司就在上下楼,一周都能巧遇个三四回…………

正当晴久苦思冥想想到抓狂之时,肩头突然一重,转头一看就是男人的睡颜。
他心心念念的那人,此刻神色安稳,近在咫尺。

他顿时呆住,脸有点红。
内心又开始千回百转——

这家伙在干什么
是晚上没睡好吗
可恶我为什么要担心他
把他推醒算了
啊也挺可怜的,姑且让他靠一下
本少爷大发慈悲可要心怀感激哦

边上注目许久的本城常光,见自家少爷面色变化莫测,也摸不透他是什么想法,但还是决定要去叫醒元就。
刚清了清嗓子,就被晴久狠狠瞪了回去。

无奈,低语:
“您不是很讨厌毛利家的……”

“本少爷今天心情好,让他靠一下也没什么。”

而实际上是在装睡的元就偷偷笑了w


——————————————


☆列车上相遇,双方都坐着的场合


因为小孩子的倔强,变成了奇怪的位置分布——

一面是假装思考人生的晴久,和抱着徳寿丸的长男隆元。

一面是拉着父上的衣角不放的次男元春,和表情无比自然的父上元就。

——所以说晴久和元就坐在了斜对面



好巧,今天出门也很早呢 ——竟然若无其事地搭话了,不愧是大人吧,元就

还、还好吧 ——瞥了眼那边—— 带孩子们出去玩吗?真悠闲呀

是哦,晴久想来也可以——

不,我才不是小孩子——果断驳回

说起来最近……


(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期间元春很快睡着了,所以抱起了起来,空出了身边的位置)


要坐过来吗? ——元就状似无意地问。

啊?!为、为什么——

呐,隆元?——目光又偏移了几分。

诶,父上?(在跟我说话吗) ——突然被扔了个话题的长男有点懵逼。—— 不、不用了。

轻笑—— 如此也好。——挪到了原先元春的座位上,和晴久正对面 —— 在生气吗?这样倒是能看得更清楚些了。


……才没有。(十分想捂脸)



☆ 陌生人在身边的场合

依旧是斜对面。尬聊。身边的人下车了。


……不坐过来吗 ——晴久小声道,对哪里感到不满的口气。

就这样挺好啊,不然会看不到你的脸了。

晴久:…………

元就轻笑: 转过头去也没用哦,已经看到了。

晴久:你——

到站了,一起走吧。—— 元就留下了这样的话就很不负责地起身走了。但有着谜之自信那位会跟在身后。

笨蛋元就——晴久小声地骂了句,也确实乖乖地跟上了。


——————————————

现代PARO。

☆ 氪金爆死后的第二天,去上班的晴久。


情绪低落,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

因为全身散发着诡异的气场所以并没有人敢来搭话,除非是工作上必要的接触。

战战兢兢交上资料的下属,迟迟没有等来意料之中的退回,面色苍白地走出门,泫然欲泣,莫不是要被开除了。

很不对劲。

没有被挑三拣四,没有被冷嘲热讽,反倒人心惶惶。

难道跟隔壁那位又闹别扭了?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午休时间,晴久低着头走,撞上了不意想的人。

疼得泪水在眼眶打转。倒把对方给吓着了。

真的这么疼吗?

说不出话来。

他想其实也没有那么疼,只是遇见那人,心中的种种委屈又都不自觉浮现。


元就叹了口气。

哄孩子似的抱住了他。

他竟也没挣扎。


难得向他示弱。

倒显得可爱。






评论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