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秋。

*文豪与炼金术师设定。
*中原中也与我。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一个失败的复健。

…………因为最近散策总是遇到中也,这次boss点也掉了几只中也,就突然想写写他。

————————

傍晚时候,我散步去中庭,又遇见了中原先生。

他常年披一身深色斗篷, 却也不曾懈怠白衬衣与绿领结,和那件有菱形图案的毛背心。而我从未见过他摘下帽子的模样。每次远远望见他,便会想到晃荡的酒瓶。他本身亦迷恋酒精。酒瓶相撞,则是他的吵闹声。

在我浅薄的印象里,他总是吵闹着的。起初,我甚至会被他突来的几句叫嚷骇到。分明比我还矮一些,竟有着凌人的气势。不知是酒精作用,或是天性使然,他的喜怒哀乐都活得如此用力。

而我在他面前,倒往往是一副无所适从的丑态。明明心底是尊敬着,不如说是羡慕着那样的灵魂,却又在咫尺距离惶惶然逃去。

事到如今,这无端烦扰思绪,怎比得那踏着落日余晖走来的人影更惊心动魄?

“哈——”

中原先生终于站定,仅与我十步的距离,打量着我。
我怀疑他仍是醉着,可我还没有狂妄到去定论他的清醒程度的地步。只忍不住想,那似乎是比我记忆中还要单薄还要躁动的躯体。

也就在那一瞬间,说不定是幻觉的一瞬间,我看见他轻轻地笑了。

并非夸张,并非嘲讽,而是悄无声息地,不经意间流露了的微微笑意。我从未见过他这般神情,非要说,就像突然心安的欢喜。许是秋天使人格外敏感,或说,秋天使人尤爱胡思乱想,至少——我大胆地想,他绝不是讨厌我的。

“啊——什么嘛……又见面了啊,司书小姐。”

这时的中原先生还是往日的中原先生。随意说着话,总归是“天气很好,今天也喝酒了”之类。

这时的我却注意到——才注意到,我们“又”见面了。

确实,不知怎么,最近闲来四处走走,好像总能遇见中原先生。当然,是清醒程度各不相同的中原先生。

“你啊,又是这个表情——”

骤然响起这样大声的话,可把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去摸自己的脸。莫不是我也露出了类似青花鱼浮在空中的表情?而回答我的只有对方的大笑。

我愣愣道,“有这么好笑吗?”

“那样的你才比较可爱哦。”

他摇了摇手中的酒瓶,答非所问。
却每个字宛如轰雷炸裂在我耳畔。

“……什、什么?”

我厌恶自己白痴般地吐出无意义的音节,又不得已,因蠢笨如我已没有其他言语相替。

中原先生随意地笑了笑。

他也随意来,也随意去,仿佛秋风一场,蝉鸣几许,倒是我徒然心动。

“我说啊……秋蝉早已在彼处鸣叫。”


最后,便也只有风中翻飞的黑色斗篷,与吟断此处的诗句。

我似乎有些懂中也先生了。

评论 ( 1 )
热度 ( 6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