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黄王】没完(上)

·黄王
·古风武侠paro
·不写出来我真难受
·是真的没完,没写完
·心情不好就TBC了对不起啊

·前篇背景在这里下篇戳我
·先放出来免得我忘了

·原文更新了一段



如果再快一点……

他在奔跑。
已经忘记了最初的姿态,只是执拗地奔跑。

能远远看见尽头微弱的光亮闪烁。
能清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穷追不舍。

那就再快一点吧。

他停在出口前方十来米的距离。
以剑去支撑身体的重量。如同将死之人的苟延残喘。
眼里的世界天旋地转。

唯有战。

被逼近。
暗处寒芒凛冽。

那便战。

战。

他倏地跃起。
拔剑。出剑。
收剑。

他在向前。
已经不顾了身形的狼狈,只是执拗地向前。
踏入那光明之地。

然后,失去知觉。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浑身都散架又重造了一遍似的,没有哪里不疼。而屋里像是点着什么熏香,让他倦倦地睁不开眼,脑袋也昏昏沉沉,只想再好好睡一觉。于是他伸手抱紧了被子,淡淡的另种清香就扑面而来。
等等!这哪儿?!
黄少天忽地回了神,迷迷茫茫地抬头,满目浅绿。
浅绿……绿……?!
绿色等于微草等于宿敌。
他彻底清醒了。
接下来两秒钟内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在大脑过了一遍之后的当代剑圣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事实是他差点摔下床,当然这还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激动……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跟说好的剧情不一样呢我那会儿不是一剑架微草那个大小眼家主的脖子上了吗说起来其实那人长得有点好看但居然是大小眼哈哈哈……啊不对重点是本剑圣被微草的人抓住了吧早知道我就该那一剑下去了啧啧那是本剑圣怜香惜玉啊啧啧不过也没想到微草的继承人这么没防备就能被制住还真是跟女孩子一样……”
“噗。”有人轻笑出声。
正碎碎念的黄少天立刻住了口,神色戒备地看挑帘进来的两人。
笑着的人侧头去问面无表情的微草门主,“这就是蓝雨的那个小剑圣?话还真多。”药碗往桌上一放,黑糊糊的一团腾起层层热气,“不过……话多倒是不要紧,话要是乱说可就麻烦了。”那盈盈笑意配合颜色惨兮兮的不明液体有种别样的诡异效果。
王杰希皱眉,“士谦……”
“好吧好吧,说正经的,该喝药了,小剑圣。


“明日你便可回蓝雨了。"

那口气平淡得完全没有黄少天假想的宿敌的自觉。

王杰希瞅了眼还盯着药碗不知脑补到什么一脸将死神情的黄少天,觉得好笑,唇角起了小小弧度,“只是补汤而已。怎么,一代剑圣连微草家主的住处都敢闯,却不敢喝这区区一碗药汤?”

“不不不一定有哪里不对微草的人居然这么好心我是在做梦吗……真的假的我明天就可以回蓝雨了?哦不,回蓝雨什么意思?文州守住城了?我们赢了?!”

“……算是吧。”虽然表面是微草告负,而这番试探并不枉费。王杰希确是没料到会被蓝雨刚上位的继承人看破了心思,纵是险境之中尚有勇气拔剑出鞘,一剑横绝,蓝雨当真不可小觑。

“哈……折腾我跑了几天几夜我还以为会死在微草呢……起码也是被软禁些日子然后被迫灌下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药汤武功尽失抑郁致死……”

“微草就这么可怕?”王杰希听到那句“抑郁致死”不禁挑了挑眉。以这位剑圣的话唠体质绝对会是先把微草上下给烦死好吗?

“是……“黄少天嘴边的“啊”还没蹦出,转头对上微草门主因为挑眉显得自然得多的眼睛,一点清清冷冷的暖意,他脑内轰地混乱了。

糟糕了糟糕了完蛋了完蛋了。

“呃……其实……也不是……”

 

 

 

 

TBC=

 

想写写帅气的黄少和清淡高冷【什么鬼】的大眼儿呢=

原文更新,又是写了一点点_(:з」∠)_=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