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しがだざ】恋爱战争(中)

* 文aru衍生。志贺直哉x太宰治。

* 提前写的情人节……明天大概正好写完。

* 两人交往前提。



♢♢♢


舌上三分,抵在齿后。

舌下三分,落在齿间。

太。宰。


他却无端想起慢镜头的子弹,眼见着避无可避。最终偏离了心脏几寸,仍是滚烫的温柔。唤他的人则笑得不胜无辜。

他只觉得可憎。



“啊……还真不走运呢。”

“抱歉抱歉,这里也没什么剩的了。”

志贺沉吟了片刻,又道,“这个,要吃吗?”

随之推入太宰视线的是一小块巧克力。模样之粗糙,实在难辨是什么形状。与其说是实验的失败作,不如猜测是用余料随意做着玩的。

太宰治的眸色更暗了几分。

他只觉得可憎。


这巧克力固然可憎。那指尖沾染的甘甜气味,那眉眼间的和善笑意,亦都可憎,遑论声音、面目。那人的一切,无不可憎。

一时间心头火大,无法无天。

却偏要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来。

太宰治低着头。将巧克力捏碎的决心,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好巧不巧传达不到神经末梢,堪堪将其拿起而已。便在对方温热的视线下,硬是摆出嫌恶的脸色。愤愤咬下。

“什么啊……”

甜得发腻。他在心里挑剔着,费了一番劲才找到攻击点。装模作样也好,他不想示弱。

“怎么了?”志贺往他靠近了些,想要听清他的低语。

他故意不去看那双青翠眸子。抿着唇,像是也藏起了心,不许别人偷听心声。但他心头的火藏不住,扑不灭。因而那些准备许久的恶毒言语都耐不住,要自寻出路。他稍有犹豫,它们就乱了。急不暇择,他只恶狠狠地说了句:

“好难吃。”

他本不该犹豫的。这一犹豫,也失了气势。他愤愤地想,一定是巧克力的陷阱。他所咀嚼、消化的仿佛正是方才那些憎意与杀意。

“好难吃。”

他抬起头,重复道。为了补救,为了说服自己,或是为了说服别人,怎样都好。他故作轻蔑。以扬扬斗志,把自己伪装得平静、漠然。

志贺却始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是吗?”

对此,太宰难免有点失望,但更胜一筹的是洋洋得意。他想趁势追击,再说些什么嘲弄的话来,却在意料之外被打断了。


那只不过是短短几十秒所发生的。

志贺突然就拉过他的手腕,舔去了还残留在他指尖的巧克力。

他愣愣看那张侧脸,认真得宛如情深,不知怎么,教他心头的火也无声无息灭了。回过神来,只剩指腹温热,脸颊发热。

败了败了。

“你”了半天,他到底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的爱憎如何热烈,求死的心情就如何强烈。


巧在这时,志贺好像也终于得出了什么结论,宣告道,“我明白了。”

在疑惑的目光之中,志贺仍是认真的神情,语调都带了十分高兴。

“所以说,下次奶油的量要再减少……喂、太宰!”

而太宰治头也不回地跑了。


他只觉得可憎。

连自己都变得可憎。



♢♢♢♢


“那家伙是怎么了?”

志贺茫然地看着那红色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野,喃喃自语:“真的有这么难吃吗?”

他舔着唇,回想方才的味道,倒不觉得与其他作品有什么不同。“我觉得还好啊。”他犹疑着,又转头去争取亲友的肯定,“对吧,武者?”

“嗯嗯。”也确实被毫无疑问地肯定——

“因为志贺是笨蛋嘛。”



又回来了。闷闷不乐地在桌前趴了好一会儿,太宰才意识到这一事实。与此同时,他也才发现眼下这张熟悉的桌子似乎有哪里不寻常——赫然多出了一个小小的礼物盒。

包装普通,倒不至于俗气。孤独地待在不远处,端端正正。

他感到意外。急忙伸手去拆绸带,赶在那些胡思乱想卷土重来之前。

一片纸轻飘飘地落下来。


「前世的冤家,今生的恋人」

「大概就是如此吧」

「“转生”……真是不可思议」


是樱桃与巧克力。


「虽说如此」


“太宰?”

他慌慌张张藏住纸片,再慌慌张张站起,转过身去。



舌上三分,抵在齿后。

舌下三分,落在齿间。

太。宰。


门边是唤着他的恋人。

评论
热度 ( 13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