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しがだざ】恋爱战争(下)

* 文aru衍生。志贺直哉x太宰治。

* 情人节快乐。

* 两人交往前提。


♢♢♢♢♢


那是他假想的兵临城下,他守着最后的壁垒,绝不退让。而心防以内,早就溃不成军。


太宰整个人都慌乱起来,因为恋人的出现是这般猝不及防。他眼见着志贺走近,忙强作镇定地道:“你、你——怎么来了?”

“稍微想过来看看……呐。”

注意到了什么,志贺突然笑起来。

右手无故扶上身后的椅子,身体微微倾斜出诡异的角度,加之怎么看都不自然的神色——这些不高明的遮掩也只是徒劳,挡不住神明大人的好视力。

但志贺没有戳穿。

视线再偏移几分,落在那边的巧克力上。语气都变得温软。

“不吃吗?”

“啊?哦……”

倒也奇怪,这一句话轻轻巧巧,却像有着什么魔力,勾起了太宰的食欲。

他顺从地取过属于自己的巧克力,小心翼翼。而送到嘴边,又犹犹豫豫——这回竟是下不去口了。无可奈何,他与那甜食相对无言。

而默默五秒之后,似是终于受不了了,他直直看向志贺,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别盯着我看了?”

然后示威似的,愤愤咬下巧克力。


他决意狼狈到底,垂死挣扎。

总不能如愿。


“因为我喜欢你啊……”

彼时舌尖上的巧克力还未化尽,他听得这句,愣是都吞了下去。倒是那话,咀嚼半晌,是漫不经心,亦是情真意切。待回过神来,只剩满齿余香。

抬眼望去,恶作剧的“神明大人”若无其事,笑得不胜无辜。他恼也恼不起来。

确是一溃千里。


而穷途末路自有穷途末路的荣光。

太宰突然就拽住了志贺的衣角。一言不发地,整个人都靠了过去。

连“神明大人”也料不到这样模糊的一个拥抱。志贺起初还以为他是要哭了,迟疑着伸手去,轻轻揽住。没被反抗。又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就这么睡去了。

这时,肩头才终于传来声响,是小声回应着的爱意——

“我也……喜欢着你。”


竟如同小动物的呜咽。



♢♢♢♢♢♢


“打起精神起来了,太宰君。”

午时的食堂里,恰巧同桌的小林在与太宰打过招呼后,这么说,流露出些许安心神色。

太宰应了声,并不否认,精神状态确实比平时还要好上许多。见对方随即又投入消灭食物的战斗中去,他也打算开始享用自己的午餐,却无意间瞥见了什么。

“这是?”

“直哉桑的巧克力。好吃。”

“哦哦……”

他想起小林是刚刚潜书回来。但真正奇怪的是——他在意的是,小林得到的巧克力与自己的不一样。

不止是模样不同。他虽与厨房无缘,也堪堪好辨出这分明是两种不同原料做出的。

木筷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米饭,兴致缺缺。

他这么想来,早晨食堂里志贺“恶作剧”似的给他的,与小小盒子里以樱桃和恋文精心修饰着的,才是同一种吧。正好,都与小林的不同。

他自以为的“特别”,恐怕只是一厢情愿。

顿时没了食欲。

越想下去,越觉得滑稽。早上那个丢盔弃甲的自己,真是不如去死好了。


“太宰君~”

亲友的呼唤硬是拽回他几分清醒意识。恍惚之间,他意外迅敏地抓住了亲友的手臂,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织田作!你也有那个巧克力吧?请给我看一看!”

“奇怪~”织田不解太宰为何会提出这般急切的莫名请求,但还是坦诚告知,已经吃掉啦。

“那么……”像是没有时间去遗憾,太宰又追问道,“那是什么样子的?颜色……之类的特征,请告诉我越多越好!”

织田有些为难。

“啊……非要说的话,就和小林君那个差不多啦。”

“真的?”

“真的哦。那个人给大家的巧克力都是一样的吧~”

“是吗……”

他松开手,也终于松了口气。


♢♢♢♢♢♢♢


特别的。

特别厌恶也好,特别喜爱也好。

因为是“特别的”存在才与众生不同。

若非如此,这场战争也没有意义了吧。


「虽说如此」

忽然,之前他偷偷藏起的纸片不知怎么就掉落出来——并非从书桌的一角,而是从心间的某处,向他诉说恋文如此。

「今生想要与你一起好好活着」

「因为现在的我」


“因为我喜欢你啊……”

是漫不经心,亦是情真意切。


太宰猛然回首。这些纷扰的幻影立时就散了,什么也没见着。

“咦~去哪里啊太宰君——”

他顾不得回答亲友,也不知如何作答。

反击。像要发起反击似的。

寻找他的敌人。寻找他的爱人。

已分不清爱憎,种种热烈的情感,全付与了他心头的火。



太宰治冲出食堂,恰是与刚要踏进门的志贺撞了个满怀。耐不住这骤然的冲击,后者近乎是被前者扑倒在地的。

“痛痛痛……哦呀。”待看清了肇事者,惊讶之下,志贺都忘了呼痛。见还趴在自己身上的恋人,渐渐显出了惯有的不安定的神色,他不由心中叹息。“怎么了,太z——”

“志贺。”

与流露的神色相反,太宰的声音是平稳而坚定的。

没有丝毫迷惘。不再为别的什么停留。


“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

“一直都喜欢。”

他迎着那双翠绿的眸子,任心头的火焚着自我。

一时间,世界是如此安静。


而那双翠绿的眸子里,也笑意渐浓——

“我知道。”


然后他们拥抱了彼此。


一时间,世界是如此安静。

走廊的风。暖炉的火。窗外簌簌落着雪。

是他们的心跳。



「今生想要与你一起好好活着」

「因为现在的我」

「无疑正深深地爱着你」

——恋文诉说如此。



恋爱不是战争。

太宰治终于明白。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