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此为纪念】彼与彼世(回忆之章-1)

- 国 家 / 地 区 拟 人

- 历 史 向 长 篇

- 黑 塔 利 亚 同 人

- 主背景1866年向前

- 私设成堆

- 照 例 申 明 → 一 切 涉 及 国 名 与 现 实 无 关

 

--章节整理戳我

 

 

—— 一切发于我过去的疯狂执念。

—— 为纪念我无故老去、终死在曾经的文字。

—— 文档始建于2012‎年‎2‎月‎24‎日。

 

 

 

文BY陌雪

 

 

 

-1.

 

那天的夕阳落在长墙后的塔楼顶上,整座城散发出刺眼的光芒,仿佛燃烧着一般灼目,而在日暮的余晖中却又显得如此无助、凄凉。

远远地便能望见城门半开,这令将军颇为惊讶。一会儿,有侦察兵慌忙回报:那城门前竟只有一位骑士迎战。

真是荒谬。将军自然不信这话,他皱着眉让侦察兵下去。

于是,兵临城下。

然后,所有人都愣住在城门前。

那城下,的确只有一人。更确切些说,是一身戎装的骑马女子。

无人敢肆意向前。将军也从未遇过这般情形,急忙吩咐传令兵请来弗朗西斯。

女子静静地看着他们的动作。直至等到某个她认定的身影出现后,她突然拔出了长剑。落日的光芒笼罩她的周围,使她有如战神临世般威严圣洁。

弗朗西斯惊诧地驻足在了马边。那瞬间,他恍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他的奥尔良少女在他身边的时代。

“请离开这里。”她是一字一顿地说的,用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那蕴含莱茵河的蓝的双眸中是倔强的神色,只是目光触及弗朗西斯的身影后隐隐带上了几分怒气。这好像百年前的场景——他的圣女勒马于血色之丘,对溃不成军的英国人说着类似的话。

弗朗西斯怔了半晌。或者说他的得意与勇气从看见她的刹那就已经瓦解。尽管还是想勉强说些什么,可刚要开口,又被女子冷冷地截住——

“不必多说什么。洛林自应呆在自己的土地上。何况,梅斯、图尔、凡尔登【1】不过是我的居所罢了。”她傲然于城门下,“只要还有人守着最后一座城,洛林就不会属于法兰西。”

足以匹敌千军万马的气势震惊众人。

“撤退。”许久,弗朗西斯只吐出这个词。也许这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他想。

鸢尾花的香味渐渐散去。马背上的女子稍稍松了口气。

 

 

 

「阿尔萨斯,斯特拉斯堡。诺亚【2】:

  法军已占领梅斯、图尔、凡尔登。就势似有占领洛林全境之心。若吾不敌,法军必将向南推进。汝应尽早布防。

  吾身安好,不必牵念。

  洛雷特【3】。洛林,孚日圣迪耶【4】。

  1633年4月10日【5】」

 

 

「洛林,孚日圣迪耶。洛尔:

  已悉大体。切勿强撑。速往,援助。

  诺亚。阿尔萨斯,斯特拉斯堡。

  1633年4月28日【6】」

 

 

 

八年后,似曾相识的日暮与此地的血红色几乎要融为一体,柔美得像一幅残忍的水粉画。

身着战甲的女子以剑支地、喘着粗气,她的长发不知何时披散下来,清秀的面庞湿漉漉的,分不清是血水或是汗水在流淌。

“何必呢,洛林。”弗朗西斯站在她的面前,语气中有些怜惜的意味。他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却猛地被对方拍开。他不由对上她的眸子——波澜惊起,是不尽的愤怒。

她抿紧唇,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勉强站起,反手快速地刺出一剑。弗朗西斯不得不朝后退了几步,躲开剑锋。

“洛林此日也并非是为神圣罗马而战。”她缓缓垂下手,没有再攻击对方的意思,倒是别过脸,看地平线上的残阳如血。“只是,不甘被当作桌面上的筹码罢了。”她不自觉地握紧长剑,仍在坚守自己最后的骄傲和尊严。

“那么,要不要来和哥哥我做个交易呢?”

她不解,回头看他。

弗朗西斯又一次向她伸出手,而彼此之间不短的距离使他的动作有了等待什么的含义。她发现他素来轻佻的笑容竟在此时变得奇特。

到法兰西来。予你自由。”

她讶然。

弗朗西斯侧着头,也不否认自己这话是认真的。

“因为哥哥我啊……”

——绝不想再有百年前的遗憾了呢。

之后的话语没入叹息,他自嘲地笑了笑。

女子犹豫地朝前走了几步,终是停在弗朗西斯跟前。“有一个条件。”她的声音略显疲倦,但依旧有力,“……请你不要伤害阿尔萨斯。”

听到这居然是与她自身无关的要求,弗朗西斯不免愣了下,然后无奈地摇头,“战争总是会伤人的,你我都是明白的。”——但愿烽火至此止步,可命运从来不甘寂寞。你我皆知。

女子咬着下唇思考了一会儿,也未再说别的,仿佛孤注一掷似的伸出了手。

 

是于乱世的黄昏,她握住那只手。

干脆利落,还是她往日的作风。

 

——“到法兰西来。予你自由。”

1641年【7】。或是由此开始的羁绊。

 

 

 

法军占领洛林全境后果然向南攻入阿尔萨斯,直取斯特拉斯堡,势如破竹。

 

将近黄昏,天空落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少年半跪在潮湿的地上,一手捂住肩膀处的伤口,任凭雨滴打在身上使伤口隐隐作痛。他不禁苦笑——这当然不是他自愿如此,事实上他无比痛恨这变化无常的天气,何况如果没有人正用剑指着他,他一定不会保持这个动作那么久。他瞥见自己的剑躺在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是刚才与那人决斗时脱手飞出去的。他记起从前与洛雷特比剑,每次他猛烈的攻势都能被对方轻轻化解。得胜的女子曾告诉过他,他是个只进不退的倔性子,若是手中没了武器,就容易受制于人了。那时明知她说得在理,但他仍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如今,一语成谶。

“该死。”该死的剑。该死的天气。该死的法|国人。他觉得现在真是糟糕透了。

“原来还是那个莽撞的小鬼啊。”用剑指着他的人好像十分遗憾,“所以才需要别人保护么?”

少年猛然抬头,水色的眸子中是不甘和愤恨,他生气地喊了句“谁需要别人保护了”,然后作势要站起。而锐利的剑锋却逼迫他退回。

“真是一点都没变呐,小诺亚。”对方摇摇头,“依哥哥我之见,像你这样天真,与其留在世上被人利用,倒不如消失好啦。”他倏地转动手腕,冰冷的利器就朝少年的心口刺去,毫不留情。这突然的攻击都不及少年发出惊叹。

叮——金属碰撞的声音意外地响起。

弗朗西斯急忙收住剑势,他皱着眉看向少年。

少年已站起身来,气喘吁吁。他正反手握着一把短剑,左手的袖口倒是被对方的长剑割破。“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消失呢?洛尔会很失望的吧。”他扯了扯嘴角,“毕竟洛尔教过我那么多遍的道理,我终于记得了一次呢。”

弗朗西斯没有惊讶,脸上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么,祝你好运,阿尔萨斯。”他别有深意地说。

少年只恶狠狠地回了一个字:“滚!”

弗朗西斯无谓地笑笑。

强撑着等到法国人的身影渐渐没入了雨雾,少年终于体力不支而倒在地上。

“累死了……”他说。

然后,大雨滂沱。

 

 

弗朗西斯朝营地方向走了几步,见持剑的女子立于雨中,他不免有些错愕。虽是早就知道她必然会放心不下,所以刚刚一直在后面旁观,但事情结束她还等在这里却是奇怪。

“洛尔?怎么还没有回去?”

“如果你刚才那剑是故意的,那么恕我不能谅解。”

弗朗西斯苦笑,对她的偏执还真是无可奈何。

“若是哥哥我真的刺中了他,那现在哥哥我也会倒在这里吧?”

洛雷特错开视线,不置可否。

“你对哥哥我还真是残酷啊,洛尔。”

“抱歉……”她垂首。

“不管怎么说,现在先回去吧。”弗朗西斯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带她往前走去,“就算不是人类,淋了雨后也会感到难受的吧?”

“嗯……?”她没料想对方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下意识就想甩开。

“别这样,洛尔。哥哥我可是好心啊……”弗朗西斯故作委屈地说。

“那谢谢了,我自己会走。”她挣脱开弗朗西斯,径自大步走开。

不知是否错觉了,在她经过他身边的瞬间,他看见了一抹别样的笑意。

 

 

少年现在是很难受。

不只是因为昨日那场大雨和战争遗留下的病痛,他心里也很难过。

洛雷特已经放弃抵抗跟那个大叔走了。与自己有些交情的基尔伯特此时都自顾不暇。现下唯独是他一个人苦苦强撑,孤立无援。愤怒、懊悔、孤独和迷惘使他寻不到出路。如今该怎么办?少年颓唐地坐在桌前。莫非真如那个大叔所说,阿尔萨斯……真的不该存在吗?

他突然想起十九年前的屠城之日,那时他便是轻信了波西米亚人,使致战火焚毁了旧日的古堡,甚至烧到了洛林。美因河畔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狼藉土地上跪坐的女子,他都记得真切。如果当初他有接触到她的目光,那其中应该是对他的失望吧。因为是彼此托付了身家的人啊。

——“没事的,洛林和阿尔萨斯在一起。”

少年的身子猛地一颤。

是追溯至他们共同的源头,法兰克帝国轰然倒塌后,在帝国北方手足无措的孩子们互相依偎。洛林的女孩曾如此安慰他:“没事的。洛林和阿尔萨斯在一起。”于永无止境的黑夜等待黎明重现,他便不再觉得寒冷。

记忆中倒影彼此眼眸的蓝一次次平静他所有烦躁的情绪,仿佛他还能看见那个纤弱而倔强的身影在眼前。

突然,少年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门走去。

门外的战争还在继续,昔日荣光已然散尽,欧根尼斯堡终究是成了残垣断壁。

他到底还是做出了那个决定——降,只因为阿尔萨斯不能亡国。

他是要活下去,追随她的脚步——或许缘于过去那不被传达的深深歉意,或许缘于曾经向她许诺却没有兑现的誓言。

总之,阿尔萨斯要生存。

 

不是屈服。

是为了生存。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洛林和阿尔萨斯在一起啊……”

 

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订【8】。

 

 

 

“大叔!离洛尔远一点啊!”少年不满地甩着笔,光洁的桌面立刻出现了斑斑点点的墨迹。那边与女子调笑的弗朗西斯装作没听见,而女子却回过身来。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教养了,诺亚?”少年的头被女子轻轻地敲了下,他急忙捂着脑袋躲开女子的视线。“我说过几次了?叫我姐姐。”

“我才不要!”少年瞥见女子的面色稍显阴沉,他的声音也渐渐变弱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叫姐姐。”

“不……”

“叫不叫?”

“……”

一旁的弗朗西斯不由笑起来,少年更是涨红了脸。

“大叔不许笑!喂喂我可是为了保护洛尔……呃,姐姐不被你骚扰和欺负才到你家来的,你给我放尊重点!”

“呐,还真是可爱啊,小诺亚。”

 

 

——若你们就此待在哥哥我身边便好。

 

于1648年起。

 

 

 

 

 

『注释』

【1】梅斯、图尔、凡尔登:洛林三大主教区,当时被法军占领。

【2】诺亚:Noah,为笔者自拟的阿尔萨斯。

【3】洛雷特:Lorette,为笔者自拟的洛林。昵称为洛尔。

【4】孚日圣迪耶:洛林孚日省圣迪耶,笔者写此地并无多少历史含义,只是靠近与阿尔萨斯的边境而已。

【5】1633年4月10日:法军攻入洛林。因为笔者考证发现有三种不同的年份的说法,在此是取1633年。至于详细日期,是笔者为了信的格式而自拟的,并非史实。

【6】1633年4月28日:同上。为自拟日期,并非史实。

【7】1641:法军占领洛|林全境,并由此攻入阿尔萨斯。据笔者查证,另一种说法是法军先攻占阿尔萨斯,然后进攻洛林。

【8】《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和约规定法国得到洛林内梅斯、图尔、凡尔登等3个主教区和除斯特拉斯堡以外的阿尔萨斯。

【附注】有关三十年战争(1618-1648年)中法叔与洛林姑娘与阿尔萨斯的记载实际上大致分为两种截然相反的版本。版本一:1552年法军便占领洛林三大主教区,后来约是1633年占领全境并侵入阿尔萨斯。版本二:法军由阿尔萨斯入侵洛林,约为1635-1637左右发生。笔者原本按照第一个版本写的,几经犹豫后把关于信的日期之类改了。资料什么的仅供参考。

 

 

= -1章至此END =

 

 

 

 

 

 

 

 

======================

=主要自拟=大致按出场顺序=

勃兰登堡    Frederica   弗雷德丽卡(昵称:弗丽卡)
威尼西亚    Stella           丝黛拉
   洛林        Lorette        洛雷特(昵称:洛尔)
阿尔萨斯    Noah             诺亚
卢森堡       Mitscher      米切尔
   巴黎        Aramis       阿拉米斯

 


 

评论
热度 ( 7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