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正冈一门

[本命CP]
しがだざ(sgdz)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周江】朝颜-牵牛之章

·周江

·顶风作案

·想说的都在前篇【朝颜】

 


 

 

【牵牛】

 

一闪而过的白光忽地照亮正穿林而过的列车,随即从天际传来的声响让夜幕之下的大地也微微颤抖,紧接着便是倾盆而下的雨。

本来闭目倚靠在车厢墙壁的周泽楷突然坐直了身子,皱着眉去看手中的怀表。旁边的吴启和吕泊远以为他要起身,小心地问:“小周,我们动手吗?”

周泽楷摇头,谨慎地收回怀表,又垂了眼帘。

“一刻后。”

吴启和吕泊远不多想就明白这是说行动时间,暗暗松了口气。周泽楷向来少言寡语,说话特别言简意赅,但有时候也太言简了,反教别人不解其意,这一路他们是深深体会到了传言不假。所以周泽楷多是独自接对单的暗杀任务,不过不知为什么,这回竟是主动加入了行动组,而他们此番的目标贺武,实力与轮回较之分明是相去甚远。虽有疑惑,他们却是不敢问周泽楷的,就算轮回第一杀手不拔枪对你,首先你也得有能耐听懂/猜出他的意思。同样他们想问而不敢问的还有那块怀表,何以让枪王如此珍视。

 

“这批货务必到手。”

“车上的人不必留活口。”

耳边仿佛机械地重复着任务命令,周泽楷略觉头痛,尽管闭了眼,而满目依旧都是惨白的名单上用方正的宋体印刷的姓名。无处可以逃避。

江波涛。

他张了张口,无声念出,然后自嘲似的笑了。

 

周泽楷的印象里自己几乎都没有直接喊过江波涛的名字,唯有在一场交际晚宴上初次见面,被告知了姓名后,他微微倾了身子迎向那人的笑意吟吟,有几分犹疑地确认,“江、波、涛?”

“是我。”江波涛的声音很温和,周泽楷只觉得江波涛是整个人都被笼着一层薄薄柔光的,“我可以叫你小周吗?”

“好。”听到这不合常理的请求,周泽楷不禁扬了扬嘴角,半眯眼看了江波涛一会儿,也轻轻唤他,“小江。”

对方愣了片刻,依旧笑着应了,“嗯,小周。”

有一瞬间莫名的情愫疯狂地生长,他好想去拥抱眼前这个人,并且亲吻。

如同于暗处发现光源的蛾子。

 

周泽楷深深呼吸,睁眼,窗外一片雾茫茫得失了真的黑暗。

“到了。”

淡淡两个字宣布了杀戮的开端,然后周泽楷离了座位,手握双枪,似以一个行刑人的姿态去往刑场。

 

 

进展很顺利。

周泽楷缓缓走过长廊,一侧是狂风呼啸雷雨怒吼,一侧是激烈的打斗与枪响,倒让人分不清何处才是真正的地狱,或许都不是。人们传说轮回的枪王所在之地才会是真正的地狱,因为他本身就是修罗。

最后周泽楷的脚步停了,他伸出手,可还未触及门,风已经帮他吹开了。于是,他看见了江波涛,白色衬衫,稍稍卷起了袖管露出一截小臂,手指交叠托住下颌,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冲他笑,似乎候了很久,遥遥唤他——

“小周。”

 

周泽楷感到自己心跳快得过分了,这对于杀手而言真不是好事。

简直要命。

“你……”

他想问江波涛是不是一直在等他,才刚一开口就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紊乱,喉咙很干很涩。

有什么蠢蠢欲动。

不大的车厢里昏沉的灯光打散在江波涛身上,朦朦胧胧得诱人探索。他试图用金属的冰冷给自己正灼烧的理智降温,但是疼痛反而让他更渴望对方的柔软躯体。

他想撕碎,想蹂躏,想狠狠地上了眼前的人。

 

“我可没有天真地想着能活着从轮回的地盘回去……”

江波涛的唇一翕一张,入目好似甜美得不可思议,周泽楷终于是压抑不下心底不知何时莫名而起的火,快步走向江波涛,一把拽住了对方衣领,热切地亲吻。

“小周……唔……”

江波涛的身子先是一颤,然后没有抗拒,而是报复似的伸手去撕扯周泽楷的衣服。周泽楷的指尖很快顺着江波涛的腰际滑入衬衫,若有若无的摩擦撩拨得两人温度骤升,又直直朝里处探去,他耳畔立刻有浅浅的呻吟化开。而纠缠的唇齿之间俱是血腥气味弥漫,像要剥皮拆骨吞噬尽对方,彼此都残忍地任性伤害。意识混沌中的江波涛迷迷糊糊摸到某样事物,“我……送你的……怀表么?”只瞬间失神,对方趁势长驱直入,他急急喘着不成一句叹息,突然就放弃了挣扎,胡乱抚过怀表盖面的纹理,宛若悼念心死。下一秒,江波涛忽地半抬了上身,用力把怀表扔远。碎了窗户玻璃,风雨入屋。

 

这里只剩了欲念的疯狂。

旁人的血雨腥风也和他们没了干系。

对上近在咫尺的那双眸色愈发深得不见底的眼睛,他笑得伤悲。

 

“在……一起……”彼此肢体相契合的那刻,江波涛恍恍惚惚听见了周泽楷的声音温柔而热烈,“好不……好……”

突然就堵不住眼边跌落的纷纷凉意,江波涛只觉得了铺天盖地的疲惫。

“小周,你喜欢我对吧?”他略显沙哑的嗓音在风雨声中都不太真切。

“……嗯……喜欢……”

“那么,杀了我吧。”

一句话仿佛竭尽了残余的气力,他笑得苍白。

 

“……好。”

 

 

天晴的时候周泽楷离开了已经空了的车厢,偶然就瞥见路边一丛落花狼藉。

 

“我啊,就像那牵牛花呢。”

 

当我觉察到你的时候,花已被雨腐蚀至心了吧。

 

——所爱之人死去,最终也不解的心意。

 

周泽楷默默看了一会,转身走了。

 

 

 

 

END=

 

 

 

后篇见【桔梗之章】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