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芥川志贺aksg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周江】朝颜-木槿之章

·周江

·顶风作案

·想说的都在前篇【朝颜】

 

 

 

 

【木槿】

 

 

“交往?”

 

周泽楷好笑地看着比自己小一届的后辈在听到这句话后迅速红了耳根,手足无措的可爱样子瞬间打消了他告白时的紧张感。

“小江。”他干脆走得更近了些,稍稍低了头——几乎要与江波涛前额相抵,又重复了一遍,尾音抑制不住微微上扬,“交往?”

少年没有后退,深深吸气呼气,终于自然地绽放开一个笑容去回应。

“好。”

 

 

于是他们成为了恋人。

而日子仍是平平淡淡地度过,每天不算太忙碌也不见得清闲,特别的只是多一个人陪伴着做那些自己喜爱的或是无聊的事情。

比如在清浅的阳光里携手走过林荫道,稍移视线就可以看到恋人的脸庞,随意找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扯到很远,直至教学楼下各自去往不同的地方,互说再见。然后午间多半回事等来对方一起去食堂吃,俱是细心的人,几天相处也差不多摸清了彼此的喜恶,筷子夹向对方的饭盒都没有不自然。吃完,有空就出去走走,或是泡图书馆,没空也不怎么遗憾,最后还是要互说再见。

他们交错的生活为彼此留下了这么点空余,而连睡前的小小短信都能够溢满幸福。久之,这些又统统归作了平淡。

 

这就是爱情吗?

谁知道呢。

 

江波涛往窗外看去,入目是楼底那淡粉的木槿花温温柔柔地绽开,花影之后则是引得无数视线却自顾自安然投球的周泽楷,他的恋人。

 

有些遥远,但不算太远。

 

 

 

“A3104……应该是这个架子的书吧……”

“小江,最近,考试?”

“是啊,没想到会要突击测验呢,最近都没去听课……”正对应记事本上的长串书目寻找的少年答得有气无力。周泽楷凑过去看了看,然后若有所思地盯着江波涛,忽地就吐出两个字:“搬来”。见对方一脸迷茫,又不紧不慢地说了两个字,“补习。”

“小周你是说让我搬到你那儿去,你帮我补习?”

“嗯。”

“这……一两天的事而已,不用麻烦吧?”

少年的口气多少有些迟疑,周泽楷却笑得几分狡黠意味,“长住,也可以。”

满意地看对方面上微微泛红,他突然心念一动,下一秒就伸手把江波涛拉到一边,抵在墙上,于图书馆长排书架的尽头,俯身亲吻恋人。

绵长得心跳得疯狂的亲吻。

 

“喜欢你。”

 

江波涛的世界突然就天昏地暗,只有耳边的这一句话反复刷满了屏。

 

 

于是在他们成为恋人的第二个月,江波涛搬进了周泽楷的宿舍。

 

 

 

“我喜欢你。”

“周泽楷前辈,请和我交往吧。”

 

那天江波涛是从噩梦中惊醒的。

梦中他默默地在不远处目睹了恋人熟悉的拥抱属于了另个大声告白着的女孩子。眼眶里的世界倏地变得很遥远,什么都听不真切看不清楚,于是他慌不择路地逃跑了。看见往日幻象一时如镜花水月,纷纷破碎,倒也是好聚好散。

可惜,最后他还是悲哀地想起了,这并不是场噩梦,而是现实,一刻钟前的场景。

还在手心未送出的巧克力早都化成了黏土,他用舌尖一点点舔去,口腔甜腻得干涩。

“小周,生日快乐。”

 

 

周泽楷在学校里没找到江波涛就匆匆回了宿舍,看恋人正垂着眼帘像只猫儿似的懒懒地蜷在旧沙发一角,略略安了心,但怕他是生了病,边换衣服边是忍不住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累了……”

江波涛说得实在,他的确是身心俱疲不乐意动弹。周泽楷想他这样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就想干脆把人抱到床上能睡得舒服些。想来是少说多做的实干家秉性,周泽楷理所当然地伸出手去揽对方的腰,偏是触及了腰际的某处敏感,江波涛身子明显僵了僵。两人各自都愣了愣,脸色尴尬。

“呃,不讨厌……”到底是江波涛先开口,似乎感到这说法有哪里不妥,他又急急解释,“我是说我没有讨厌小周这么做……呃,我……”

之后的话语都被埋没于换了姿势欺身压上来的恋人的亲吻中。

“小周……你……唔……”来自恋人的潮热气息让他避无可避,而这次对方似乎并不仅是满足唇间的亲吻,指尖正寸寸偏移四处点火。意识到了失态已不可控,他也顾不了那些纷纷扰扰的心结,双手没去抵抗反而去解对方衣服,只想着彻彻底底地放纵一次未尝不好。这个时候世间万物都不复存在似的,只听得清彼此的心跳,只听得清彼此情动的微喘。“太……狡猾了……啊……”断断续续的言语都沾染了满满情色,上扬的尾音立时撩拨起人更强的欲望。

“礼物?”如同小心翼翼地再次确认,周泽楷细细舔弄着对方的耳垂,眼眸里的欲火半明半昧,显然在刻意抑制。

“……好。”

得到了恋人的许可,他猛然就快了动作,叩开对方的双腿便直直挺入,同时倾身给予安抚的贪婪亲吻。而身下之人仿佛将溺者,不自主地去环紧他的脖颈,死死咬住唇,蒙了层水汽的眼睛有片刻失神。

“……唔……小周……”

“我在。”

 

达到极致的瞬间好似幽夜苍茫的沉寂,又好似他们早已被宇宙洪荒所吞噬,唯有能真切感知到彼此的存在。

 

“周泽楷。”

“我喜欢你。”

 

“我知道。”

 

 

 

待两人想起吃完饭的时候早就过了食堂的饭点,于是只好外出寻了家面馆,顺便让周泽楷吃了碗长寿面。隔了薄薄雾气,江波涛半开玩笑说女孩子送的蛋糕不好吃吗非要蹭我一碗面,周泽楷停了停筷子。抬眼静静看他,面好吃,想了想又念书似的说,与子偕老。江波涛噗地就笑出了声。

踏出店门都能见得到头顶皓月当空,他们比肩而行,暗处的影子纠纠缠缠地相连。通往宿舍的路不算漫长,他们却偏偏走出了几分天荒地老的错觉。

 

“小周。”

恋人突然轻轻的一句呼唤令周泽楷停下脚步,他疑惑着转过身,然后看到江波涛也是停下了的,此刻站在路灯旁,离他几步只远。清瘦的少年仿佛沐浴光芒中心,叫人看不清神情,而又美好得虚幻。他几乎想伸出手去确认少年的存在,但还是转为走近江波涛。他隐隐觉得了哪里不对劲,随即听见少年的声音有些干涩,刚起了话头又戛然而止。

 

“你其实……”

 

你其实……

最初只是想玩玩的吧?

不然恋人什么的……为什么会选我呢?

明明是不比女孩子们可爱的平凡的学弟啊。

何必呢。

 

而问不出口。

根本开不了口。

所有勇气瞬间消失殆尽。

 

“嗯?”

被恋人探寻的目光所注视,江波涛不太自然地勾了勾唇角故作轻松。近到能看清眼眸倒映出彼此身影的距离,空气里渐渐氤氲开微甜而不腻的暧昧,他突然发现周泽楷在他印象中总是这样温柔得不像话,与外界的传言简直天差地别。

 

“其实很温柔呢。”

 

最后他这么说,定定地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平静地说。

 

 

这就是爱情吗?

不知道啊。

 

 

 

江波涛不断地接起电话拨打电话挂掉电话,每一个电话都事无巨细地交代了明天的安排或是其他琐碎杂务直到他口干舌燥,硬是弄得自己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以致分不了神去在意别的,而床那边的周泽楷已经收拾好了行李,默默看了他一会儿后起身去为他倒了温水。等江波涛有了片刻空闲,他才状似无心地开口,“小江……明天,唱歌?”

“哦……是呢。第一次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唱歌,想想真是有点紧张啊。”

“……加油。小江,可以。”

“嗯。小周明天……不来参加毕业典礼吗?”

“我……有事。去不了。”

“诶,也是呢。小周你今天就要走了对吧?虽然很遗憾但也没办法啊。”

指尖轻轻摩挲着水杯外壁,与内里水温毫无联系的凉意丝丝渗入血液,江波涛笑得勉勉强强,“我还有一句话,再不说大概也要来不及了。”

 

“我们分手吧。”

 

 

那年的毕业典礼,他独自站在偌大的舞台上,灯光晃眼,举目看不清世界。

本来打算唱给某个人听的话,统统成了自己的荒唐念想。

Just be friend.

 

 

“分手吧。”

“怎么了?”

“没事,就是累了……”

 

“好。”

 

“这次别说再见了,说永别吧。”

 

“……好。”

 

结果周泽楷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江波涛常常会想起与周泽楷的这场短暂的恋爱,试图去弄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明明难以否定彼此的心意,却还是分别的结局。

 

——就像那杯温水,始终暖不了手。

 

 

 

 

END=

 

 

后篇见【朝颜-终焉】

评论
热度 ( 31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