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周江】年少纪事

-收录于六月的无料本《流年花木》。

-原稿不小心被我删了好在找到了pdf……

 

-only周江。

-校园paro。

-苏苏苏和少女心。

 

 

 

年少纪事

文/陌雪

 

 

 

 

- 念课文的声音 -

  

 

  周泽楷看到坐在自己前面的少年被老师点了名字站起来,大片白色一时就铺天盖地地充斥他的视野,之上还碎碎洒了层暖色柔光。

 

  “江波涛。”

  

  他见那略显清瘦的身子把背挺得笔直,衬衫长袖的袖口一直被卷到了臂肘,只一会儿,他所熟悉的声音便是不紧不慢地溢满了整间教室。

  

  “我如果爱你……”

  

  少年的声音不算特殊也不算引人注目的好听,而偏偏就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此刻从从容容把一首爱情诗读得抑扬顿挫,以致后排的小女生们不禁纷纷开始窃窃私语——“不得了啊小江这是恋爱了的节奏吗这么苏”“你懂什么这明明是大众男神的 style 吧”“说到大众男神……谁有本事让小周也来念一遍?”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江波涛。”

  周泽楷突然扯了扯唇角,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并未寄以任何期许,并未赋予任何意义,仅仅无声地,试着念出少年的名字。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然后,还保持着那样口型的他看见少年忽地回过头。

  干净的笑容、温柔的目光。

  ——像是一秒钟的错觉。

  

  眼前还是大片大片的白色。

  少年的身影清瘦,背挺得笔直。

  

  好像刚才所有都是错觉。

  

  

  “那个时候,小周有叫过我的名字,对吧?”

  “其实,我听到了哦。”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夏日。午后。

  一派阳光灿烂。

  

  

“我,如果,爱你……”

 

 

 

- 未署名的作业本 -

 

 

  “周、泽、楷?”

  

  江波涛侧着头,一字一字念得认真,然后笑吟吟地抬眼看向他的后桌,说“你好。”

 

  “我是江波涛。”

       “……你好。”

  “很帅呢。”

  “?”

  

  “人,和名字,都很帅哦。”

  

  

  “啪”地清脆一声。

  笔掉了。甚至在地板上轱碌碌地滚了一段距离。

  江波涛被这不大不小的声响惊散一场好梦。迷迷糊糊中觉得肩上多了些分量,还有什么毛茸茸的正蹭着他的脖颈,不情不愿地微微睁眼,入目竟是张放大了的脸,吓得他下意识就往后缩了缩。

  慌慌忙忙对准焦距,他看清了——

  那是张稚气的、帅气的脸。那是他所熟悉的,属于周泽楷的脸。

  而周泽楷正倚靠在他的肩头,睡颜柔和,睡得安稳。

  他刚才那么往后缩了缩,周泽楷便也无知觉地跟着往后蹭了蹭,江波涛看着好笑,对此时孩子气十足的周泽楷却也没了奈何。

  渗透窗帘的朦朦光亮,小小的空间半明半昧,午后暖熏熏的气氛让人昏昏欲睡。原定的学习计划不留心就成了泡影,只剩铺满了一桌的作业,桌脚边掉落的水笔,还有未完的答句。

  江波涛无奈地打算稍稍整理整理桌面,不经意看到了手边没有署名的作业本,“诶……小周的?”

  不知是怎么,他鬼使神差地就伸出手,去拿过身边人的水笔,去在作业本封面的姓名那栏的空白处落了笔。

  

  周、泽、楷。

  一笔一划,写得认真。

  看不见自己的神色温柔。

  就像初次搭话时的模样。

  

  “周、泽、楷?”

  “很帅呢。”

  “人,和名字,都很帅哦。”

  

  

  而他不会意识到注视着他落笔的目光。

  同是温柔得一塌糊涂。

  

 

 

- 你触碰过的粉笔 -

  

 

  周泽楷觉得前座的少年一刹那几乎像是被无形的子弹命中心口,直直地就要倒下来似的。然后,他看着江波涛动作僵硬地起身,离开座位,往讲台上走去。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一道数学题。

  江波涛握着粉笔,深深呼吸,如此安慰着自己,在那简短得和某人一样吝啬言语却有着和某人不一样的压迫感及对他来说的另种难度的题目下方落了笔。

  

  江波涛并不擅长数学,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的。他那数学成绩总是让老师看得胆战心惊,浮浮沉沉摸不着个准儿,上可年级前几,下可年级倒数。这算运气?未免太运气了。当然,老师常常是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还有潜力,只是缺了点……

  缺了点什么?

  他的导师瞪着眼、憋红了脸,最后仍是难以找到一个恰当的说法。

  ……你先去总结总结这次考试吧。

  

  周泽楷很快就写完了整道题的解法,抬头看到黑板前的人正茫然站着,悬了空的手尴尬地停住。

  已经写下了的大半过程都是对的,可是江波涛停住了。

  

  缺了点什么?

  

  江波涛的思路断了。

  好好的,谁也不知道怎么,就断了。

  

  周泽楷微微叹了口气。

  

  “小江你啊……算了……周泽楷,你上来解吧。”

 

       江波涛朝他的老师抱歉地笑笑,坦然走回座位,没有意外地与周泽楷在狭隘的过道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周泽楷握了握他的手。

  短暂的触碰,又快速地分开。

  

  或是安慰。或是鼓励。或是无奈。

  

  江波涛静静看周泽楷在他的过程后一点点补全解法。

  指尖微微颤抖,甩不去那似有若无残留的温度。

  

  “我在。”

  

  谁轻如风过的低语。

  

 

  “弦。”

  “噢,小周是说以弦作为突破口对吧?的确呢这样就可以……”

  “公式。”

  “诶这还真是……要不说我还没发现呢,小周好厉害呀。”

  “范围。”

  “啊,记得啦,这样就没问题了对吧?”

  

  

  “你懂了吗?”

  “没懂……学霸的世界根本不能懂啊……”

  “所以小江到底怎么理解周泽楷在说什么的啊……”

  “我也想知道……”

  

  

  属于他们的,一个字、一个词的心领神会。

  

  那个时候,周泽楷说过,我在。江波涛想他大概明白了。

  

  缺了点什么吗?

  现在,应该不会了。

 

 

 

- 五厘米外你执笔的手 -

  

 

  周泽楷枕着自己的手臂趴在桌上,没了兴致再写作业,闭上眼又毫无睡意,于是他干脆挪了挪视线,去看身边人的动作。

  “累了么,小周?”

  他看到江波涛手中的笔缓了缓去势。他却懒得开口,含糊不清地发了声响便算作应答,惹得对方不免转过头来多看了几眼。

  

  左手微微抬起。最后还是垂下。

  好像发现了什么。

  

  图书馆光线很好。

  周泽楷半眯着眼,一时觉得靠窗坐的江波涛侧脸特别温柔。

  也不知道是薄薄披了层阳光的缘故,还是那人本身的令人安心的气场使然。

  

  下颌微微扬起。最后还是垂下。

  好像发现了什么。

  

  颤抖的笔尖与无关的字迹。

  被手臂遮挡了藏好的笑意。

  

  好像发现了什么。

  

  五厘米之间的各怀心思。

  

      ——小周好可爱呢 ^q^

  

  ——江……好看 O///O

 

 

 

- 人群拥挤的楼道 -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平时很少做梦的人难得做了个梦,必然是不同寻常的。

  的确,还真是不太寻常。

  他梦见学校,普普通通得和过去那些日子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或许背景已经模糊得一塌糊涂,他还梦见了江波涛,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着,对, 这都普普通通得和过去那些日子没有什么不一样。很快,他们停步于教室门口,一边通往食堂的那条楼道满是人群拥挤,那些人的面目或许狰狞可怖,或许本就没有面目。

  慌乱是瞬间爆发的。

  眼眶里的世界开始摇晃,远远地有什么东西开始崩离——铺天盖地涌现的危机感。

  周泽楷下意识就抓住江波涛的手腕跑带人往过道那里跑,试图逃离这将摇摇欲坠的教学楼。明明不可能安静的场景却偏偏安静得能够听清自己的喘息和心跳,在脑内无限放大成了叫嚣。直到周泽楷猝不及防地被人推搡得一踉跄,再跑了几步,才发觉不对。

  

  什么也没有。

  

  脚步停止。

  

  什么也没有抓住。

  

  不知所措。

  

  明明什么也没有抓住。

  

  周泽楷愣愣地看那些没有面目的人群终将他淹没。

  

  

  了结上午最后的课程,欢快的下课铃声宛若战歌号角,引来又一场战争的开幕。

  江波涛无不感慨地看那群浩浩荡荡杀向食堂的凶神恶煞堵了整个楼道,回头打算叫上自己的后桌也加入觅食行列,见对方仍是倦倦地趴着,有点担心,“怎么了,小周?昨晚没睡好吗?一早上都没精神?”

  周泽楷闻言抬起头,努力想对江波涛说些什么的样子,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想好了再说也没关系哦。我们先去吃饭吧?”

  江波涛笑着揉了揉后桌的脑袋。

  

  走去那条满是人群拥挤的楼道的时候,周泽楷执意拉住了江波涛的手,不是手腕。江波涛虽是惊讶,但并不反感,也以不大不小的力道轻轻回握。

  然后,两个人一起走进那拥挤人群。

  

  我在你身边。

 

 

 

 

- 食堂里的碗筷 -

  

 

  “小周。”

  江波涛终于是停了筷子,语气很无奈,而坐在他对面的少年闻声抬起头则是一脸无辜地望他。

  “我想说,别再偷偷给我夹胡萝卜了……”

  “……江……不喜欢?”

  “也不是咯……虽然谈不上特别喜欢或者讨厌,但是这种怎么吃都是有增无减的感觉……”江波涛心累地笑笑,“大概持久下去,我以后看到胡萝卜就会感到绝望吧。”

  “唔……抱歉。”

  寡言的少年不好意思地垂首,若不是筷子仍在摇动,江波涛几乎以为他是要把自己的脸埋进饭盒。

  “诶,不用道歉啦。当初小周问我喜不喜欢胡萝卜的时候我答的是喜欢对吧。其实是随口答的,没想到小周你还记得,记得这么久,我很感动咯。”

  他看那颗慢慢从饭盒里伸出的脑袋,疑似能见到头顶有呆毛一晃一晃, 忍不住扬起唇角。

  “……江……不生气?”

  “当然不生气哦。”

  “那……”周泽楷面上还浅浅泛红,眼睛却很亮很亮,仿佛期待什么。他斟酌着词句小声问,“玉米,可?”

  “……好。”

  江波涛在那样目光的注视下彻底没了办法,任由对方开心地把筷子伸入他的饭盒夹走了剩下的半截粟米后像只小仓鼠似的捧着啃起来。也不知因何而发的冲动,他鬼使神差般微微倾身去,越过桌面的碗筷,手势轻柔地拭去对方嘴边的渣滓。

  

  “小周很喜欢吃甜食呢。”

  

  

- 前桌传下的试卷 -

  

  周泽楷接过试卷,只略略扫了眼那个旁人羡慕不来的分数,便犹如急于拆开礼物的孩子似的,径自翻到最后的页面。直到见了那淡淡的、熟悉的蓝色笔迹——

  【泽楷大大依旧学霸啊,放学要请吃小笼包 w】

  周泽楷唇边漾开无声的笑意。他认真想了想,然后整个人往前凑去,顿时离他的前桌极近——几乎是在江波涛的耳畔,轻轻说了一个“好”。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属于两人之间彼此心知的小动作,也算前后桌的特权——每次周泽楷都能从传下的试卷里找到来自前桌的痕迹,几句闲话或是几个小字。

  其实最初不过是江波涛某天借了周泽楷的卷子做订正,还回去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用铅笔淡淡写了行——“小周你名字写得很漂亮哦”。

  原是有意无意的一些言语渐渐成了习惯。周泽楷并不反感,甚至为此觉得开心,哪怕对方仅仅留下简单的“加油”两字。

 

  而现在,周泽楷有些不安。

  他细细找过这张试卷的每一处,而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前桌这次没有留给他任何惊喜。他疑惑地抬头,入目不是少年挺拔的身影,不是少年倔强的姿态,他看到眼前的少年正静静伏在课桌上,那么清瘦。

  是累了吗?他无不担忧地想。

  

  这一堂课江波涛整个人都过得浑浑噩噩,他闭眼就是太刺目的鲜红分数,大片大片的绝望,头疼得抑制不住。直至周泽楷盯着他有一会儿了他才回神,勉强笑笑,“小周啊……有事吗?”

  周泽楷皱了皱眉,“小江,怎么了?”

  “咦?……没怎么啦,我很好哦。唔,对了,今天放学我有事要一个人先走,可能没法陪你去吃小笼包了……等下次……”

  “不是。”周泽楷难得强硬地打断了江波涛的话,直直对上那双恍惚黯然的眸子,努力拼凑问句,“小江,你,到底,怎么了?”

  江波涛苦笑着摇摇头,而素是寡言冷清的少年这时偏偏执拗起来,他怎么也避不开那灼灼目光,只好干脆自暴自弃地交代,“好吧……如你所见,我考砸了嘛,泽楷大大。”

  这门科目是化学。

  江波涛平日里数学和物理虽然总是与及格线斗争,但他的化学成绩却意外不错。他自己曾半开玩笑说“看来老天也给了我一点选理科的希望啊”,不过谁也没当真——除了他自己,除了周泽楷。

  “原本是想试试看,大概也能和你一起……”

  说不清道不明的倦意。低语都成叹息。

  毕竟旁人都以为,江波涛无疑会选文科,周泽楷无疑会选理科,这才合乎逻辑。

  江波涛垂了眼帘。

  他想大概的确那样才是对的。

  他所期待的同那人并肩高处的风景,也只有事实来告诉他,是多么遥不可及。

  周泽楷忽地就伸手去拥抱眼前那清瘦的少年,用力拥抱。

  

       “可以。”

  “小江,可以。”

  

  如此拙劣。如此温柔。如此坚定。

 

   “别放弃。”

  

  那样的玩笑话,总还有两个人用真心去当了真。

 

  不要放弃。

  我相信我们终无分别。

 

 

 

 - 见学旅行上 -

  

  见学旅行终于在无数人翘首以盼的热烈目光中如约而至。管他之前是何种生活何种心态, 平静单调或是阴郁沉重, 至少此刻,通通不必管。这大概便是见学旅行于大多数人而言有如天使的福音的原因了。大概趁着这会儿万千烦恼都烟消云散,才能让人看得见世界如此美好。

  

  江波涛无奈地看身边的人一落座就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窝在他的肩上,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颈,有点痒。他默默叹了口气, 自己也往后面的椅背靠去,注目周泽楷颇为惬意地闭眼,补眠,想必昨晚同样是兴奋得没睡好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迷迷糊糊地半睁了眼,朦朦胧胧见着江波涛的侧脸却觉得有哪里奇怪,半天才反应过来——江波涛此时竟戴了副黑框眼镜,正安安静静看一本旅行杂志。周泽楷讶然,睡意立刻被好奇心取代,他也不再动,微微笑着,安安静静地看“不平常”的江波涛。

  “咦,小周醒了?”意料之内的发现。

  “眼镜。”周泽楷直截了当地表示出自己的好奇,说着眨了眨眼。

  “噗……这个啊……平光的,我借来玩玩。”江波涛还故作严肃地推了推镜框,问,“我是不是瞬间学霸起来了,泽楷大大?”

  “戴眼镜的小江……”周泽楷想了想,摇摇头,“帅。”几秒钟后,又补充道,“很可爱。”

  “诶诶?!这说法……我该说谢谢吧?”江波涛摘掉眼镜,向身边人扬了扬,“那小周试试?”

  “唔……”结果是并不等周泽楷犹豫,江波涛就伸手来帮他戴上眼镜,他只好问,“怎么样?”

  而江波涛这会儿却笑得像只狡黠的狐狸,告诉他,“戴眼镜的小周啊……很可爱。”故意又停顿了几秒钟,补充道,“好帅。”

  

       周泽楷不说话。

  周泽楷默默转过身看窗外。

  “诶诶诶小周你别生气啊我错了我再不拿你开玩笑了!”

  周泽楷悄悄勾起一个笑容,没有回头。

   

  车程本是很长,但众人一路说说笑笑倒显得车程短暂。待到达了目的地,自然是按照惯例分配宿舍放好行李之类,一番布置后,老师在一片吵吵嚷嚷中向大家确认了时间和集合地点便无力地宣布解散,放人去自由活动。

  

 

  “哎……”

  “小江!”

  急急握住对方的手,而江波涛仍是不可避免地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于是他不可避免地踏进了那个积了层水的不大不小的坑。

  “小江你没事吧?!”“啊啊啊抱歉抱歉都怪我不小心……小江你还好吗?”

      “哎呀裤子都湿成这样了小江你还是先回宿舍好了?”

      “回宿舍要来不及了吧?还是先晒晒?”

      “可事实上我们已经快要集合了……”

  同行的少年们忧心忡忡地各自言语,七嘴八舌也说不出个解决方法。江波涛知道他们好意,便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你们先走吧。顺便跟老师说下情况。我……我随后会跟上大家的。”

  “那好吧……一会见哦。”少年们挥了挥手,应声先行。

  然后江波涛看向仍是握着他的手的周泽楷,周泽楷皱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他忽地蹲了下去,揪住江波涛那半湿的长裤裤管,用力拧紧。水淅淅沥沥滴落。

  “我陪你。”

  “啧,小周你男友力简直要爆表……”明白了对方的做法的江波涛无不感慨,“我要是女孩子就嫁咯。”

  周泽楷拧得差不多干便起身来,半眯了眼看江波涛,一时似笑非笑,“嫁我咯?”

  “呃……我在开玩笑啦小周你别这么看我。”

 

 

      之后他们慢慢走去集合地,想着顺便可以借太阳的温度把裤子烘干,但偏偏天不遂人愿,毫无预兆的一场暴雨顿时倾盆而下,害两人浑身狼狈。

  最后两人于雨中执手狂奔。

  顾不及还有没有形象,顾不及这类似书里场景的浪漫,顾不及因迟到而被老师一阵念叨。

  江波涛只是遗憾,遗憾到底还是湿透了一身。

  周泽楷只是可惜,可惜这雨太突然。

 

 

 

- 见学旅行中 -

  

  这场暴雨同样也扰乱了原定的计划安排,于是大家还是都回了宿舍。

  江波涛头疼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外套,袖子太长,下摆太长。这是他临时问周泽楷借的。没办法,身高差就摆在那儿,姑且将就着吧。

  “哎哟小江你穿女装真好看!”奈何刚走进房间便是听到这么一声惊呼骇得他差点一个踉跄。

  边上的周泽楷“噗”地就笑出了声。

  “小江,嫁我咯?”

  

       江波涛感到没有队友爱了。

  江波涛感到世界的恶意了。

  江波涛感到世风日下啊连小周都开始喜欢调戏他了不科学……

  

  “饶了我吧,泽楷大大,那我要和多少妹子当情敌啊?”江波涛叹了口气,边说边找了个位置坐,看了眼凌乱的桌面,“你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呢?”

  “是啊,小江来一起玩呗!”

  “……哦,好啊。”

  

  结果第一局中枪的是周泽楷。

  “小周!哈哈哈终于也轮到小周了!”

  “难得难得啊 ~ 男神你居然也会有今天……选大冒险吧大冒险吧!带领兄弟们勇敢地冲进对面女生宿舍计划通!”

  “何弃疗!你们难道没有人更好奇小周的真心话吗?论男神的成功秘诀大揭晓!”

  “这都什么鬼啊喂你们别闹!小周快来快来!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

  “真心话。”

  “第一次,告白,经历?”

  “唔……学校,后墙。”

  

   事实上,他们学校的后墙那里就是车棚。周泽楷最初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于那条走道的,直到偶然遇见了江波涛——大概也非偶然——他们既是前后桌,又正巧是同路,放学一起走自然也顺理成章,久之便是心照不宣的约定俗成。忘了是谁先向谁笑着说了些什么,他们间的话题并不难找,抱怨着作业好多老师好凶残,说起天气真好可听说明天要下雨啦,谈论昨天看的电影或是最近热衷的游戏,还有那些年少的想象或是憧憬的未来……无论事情大小、日常琐碎,两个人总好过孤零零的沉默。

  

  “小周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哦?”

  “不要紧啦,跟着我说——”

  “我、喜、欢、你。”

  “来试试看,小周?”

  

   【“我……”】

  

  “如果有些话难以说出口,不妨写下来好了。”

  “那样的心意,也总有一天能够被传达吧。”

  “来试试看,小周?”

  曾在晴朗的蓝天背景里,那清瘦少年如此对他说。

   

      【“喜欢……”】

 

      “如果不讲出来,别人都不会懂哦。”

  “他们又不像我这么了解小周啦。”

  “来试试看,小周?”

  曾在落日的黄昏背景里,那清瘦少年如此对他说。

  

 

  【“你……”】

  

  ——独自练习的学校后墙的秘密告白。

  

  

 

  “游戏继续吧,你们别再为难小周了。”

  “啧,小江又护着小周啦,明明我们都没问什么嘛 ~”

  “诶诶小江一定清楚内情吧?求详细求详细!求学习男神的告白方式!”

  “那就决定了,下一轮集火小江!”

  

  于是第二局江波涛果然被众人坑掉了。

  

  “咦,真是我?”

  “那……大冒险吧。”

  “内容是,向……左边第一位告白。”

  “嗯,小周啊。”

  

  

  深深呼吸。

  深深注视。

  深深笑意。

  

  “我喜欢你哦。”

  ——认真的,信不信?

  

  挪开视线遮掩内心慌张,语调轻快粉饰表面太平。

 

  “OK 惩罚结束!我们继续游戏。”

  

 

 

 

- 见学旅行下 -

 

 

  晚些时候,雨过天晴,而窝在房间里玩游戏的少年们自顾自打闹成一片,谁也没多留意。直至被催着要集合,走出来看见远处地平线尽头的夕阳正以不可思议的温柔姿态拥抱这座城市,这样的黄昏暖得让所有人静默——不忍破坏,才发现时间过得极快。

  这大约是属于古老都城的魔力——能够使人心甘情愿地步步陷入一场悠远的沉寂,禁锢时间,禁锢人心。

  周泽楷想他是喜欢这座城市的,因为这种魔力,因为这种似曾相识,因为他不知怎么就联系起了江波涛。

  于是视线稍稍偏向一侧的清瘦少年——唇角微扬、眉目温和的模样在落日余晖里竟看得人恍恍惚惚。周泽楷的思维忽然就扩散开去。

      也许这都是他曾见过的风景,也许这都是百年前的他已注定了的未来。

      也许前世的他曾是独行江湖的游侠豪客,偶遇了江南的烟雨琴声,偶遇了江南那个身影清瘦的、常常爱浅浅笑着的白衣书生,相知相交,一盏薄酒。哦不,也许应该是一笼小笼包?

  周泽楷摇了摇头。

  毕竟统统只是幻想。毕竟天长地久的传说太美,忍不住要错以为真。就像他们一起从那古城门下并肩走过,便仿佛能这样走完一辈子似的。

  多少总寄予了些期许的。

  

  “小周,想什么呢?”

  “……唔,好饿。”

  江波涛就浅浅地笑了。

  “快到了。”

  

  霞光自他们身后绽开,至败落。

  

  晚饭过后,天色已暗,但并不差热闹。满街华彩,满街行人,虽尚不及那十里洋场,却是自带几分古意沉淀的另种风情入目。

  江波涛是陪周泽楷这一路从头吃到尾的,也难怪,江浙一带的小食多是味甜精致的小糕点。乐于尝试探究当地美食的周泽楷同学又眼睛发亮地看着那边的桂花茶糕,江波涛无奈地想把他拉走,“我真怀疑小周你刚才真的吃晚饭了吗……吃太多甜点不好哦。”

  “小江……”周泽楷目光特真诚特真诚地望向对方,“最后一次……”

  江波涛到底还是心软,看周泽楷开心地捧着装了桂花茶糕的防油纸袋小跑回来,他不禁笑笑,真是没办法,自己也只好认栽了。

  

  “小江,张口。”

  “啊?呃小周我自己来……唔唔。”

  被对方执意亲手“投喂”了一块糕点的清瘦少年差点噎着,而面对对方一脸无辜的样子他又说不出什么。

  “甜吗?”周泽楷好像笑了——也有可能只是流光浮影的错觉。

  “甜……”简直要甜哭了。江波涛想。

  

  

  这晚的安排是去看烟火表演,他们沿着旧护城河走,人多的地方他们手牵了手怕走散,后来也不顾分开,混在左右一对对恋人间倒没也什么违和。

  踏碎残柳月影一岸,水面花灯流火摇曳,再往远处是星星点点万千人家,刹那间便混乱了时空。忽地有响声,一道光直直裂了那方漆黑夜幕,变化颜色,顷刻就纷纷扬扬散如落花。

  漫天烟火。

  江波涛看得有点失神,是看出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又和那烟火一同转眼便逝去了,无故恐慌。他下意识握紧周泽楷的手,然后感受到另一个少年的温度无声无息包裹起了他不自觉微微颤抖的身体。

  一瞬间,世间万物俱是静的,透彻了宇宙洪荒的沉静。

  静到他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

  静到周泽楷的声音无限放大。

  

  “别怕。”

  “我在。”

  

  如此拙劣。如此温柔。如此笃定。

  

  江波涛突然就很想哭。

  而他没有。

  他说好。

  

  彼此都在。

  真好。

  

  任他们身后漫天烟火聚合离散。

 

  

  回去路上经过刻字的小摊,周泽楷硬是拉了江波涛去看看。江波涛见他神情认真,也猜不透是哪来的兴致。最后周泽楷挑挑捡捡选了块暗色的小石头,问到刻什么字的时候,他说,轮回。

  是深思熟虑还是脱口而出?大概都不重要。一切都似乎因这两个字含了几分宗教意味,仿佛注定要将他们两个牵牵连连成轮回因果。

  周泽楷你多大人了还中二呢?

  周泽楷转过头瞪了眼笑得弯下腰的江波涛。

 

  

  好在回到宿处不算晚,而刚打开房间门迎接他们的却是室友的枕头。

  室友边热烈地把枕头砸向他们边抱怨好啊你们两个没人性的跑哪里去了害我们跟老师扯谎多辛苦之类。

  “好了好了明天请大家吃东西,先别闹啦,小心一会老师来查房哦。”

  “鬼信啊,还早呢,先想想明天吃什么,誓要吃穷你们俩……哎哟小江你怎么砸我?”

  “噗,那是小周扔的。”

  “哼,二对二来战!”

  

  几个少年打打闹闹直到熄灯才消停。也许是为了等老师查房,也许是这一天过得真累,没有人再说话了。

  江波涛躲在被子里快速编辑完短信,发送,然后放好手机,心满意足地阖上眼目。

  

  晚安,小周。

  

 

 

  和从前的日子一样,将度过那些未来的日子。

 

  两个少年的故事,还有很长。

  

 

 

 

 

= END =

 

 

 

 

======

小小的FreeTalk:

 

五月生活苦难因而发起的自我治愈行动满怀苏意地写了这篇以至于我都不堪回首我的少女心了。

而且写周江大概是出于我之前写那篇《朝颜》的校园 paro 尚有遗憾,所以这次依然是写这两个少年私心苏一苏。是想说,就算现实的生活多么不如意,也总将会有人朝你微笑、拥抱你,让你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关于文里无疾而终的告白,我觉得他们之间是无需告白也无妨告白,谁都不能天长地久一世少年,不如此时年少珍惜便好。

最后的见学旅行纯属私设,因为魔都的高一都会组织去南京所以就仿照了,但是我们学校偏偏是没有去的,所以我就按照我见过的秦淮夜景和我的想象写了 orz 其实越写到后面我越出戏想写个前生今世 paro【x

短时间内赶出来的结局其实并不算满意,也许会写番外吧_(:з」∠)_但假期病严重我实在orz

lofter每次排版都好辛苦啊希望发出来不会乱咯。

 

总之,感谢阅读至此的你们。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