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黄刘】光

>>> 黄少天x刘小别。古风paro。
>>> 旧文补了个HE。画风剧变。瞎起题目。




最后,他终于亲手将白刃没入了上代剑圣的胸膛。

他以为他终于站上了顶峰。

他以为他终于站在了黄少天的面前。

一切都已注定。

而并没有落败者的狼狈姿态,黄少天依旧傲然不倒,眼底也不是仇恨和痛苦,却像是一种怜悯。

“刘小别。”

他从未听过对方以这么温柔的声音唤他,他自然从未见过黄少天这样血一般刺目的笑容。

“你啊……”

黄少天突然伸出了手,似乎是要去触碰他的面颊。他不自觉地就退了小步,他还记得这是一代剑圣,他还记得这是黄少天,他还记得这是怎样冷静到冷酷的机会主义者。

“呵……”他看对方笑出了声,继续是不可思议地以仿佛在看孩童玩笑的无奈语气说着,“你啊……”

“大概会后悔吧……”

宛如诅咒。


刘小别闭上眼,拔出剑。

宛如诅咒的声音却无法被斩断。


“大概会后悔吧……”



刘小别惊醒的时候发现天才蒙蒙亮,怀里抱着的是自己的佩剑追魂。

恍恍惚惚转了个头就撞到了什么事物,好疼,下意识喊了声,倒是对方比他反应还快地说上了一串,可能是岭南的方言,他是半个字都没听懂,或是说还没听清,话就一股脑儿地去了。

不过这么一撞,刘小别是彻底醒了神,那个靠在他肩上的脑袋属于黄少天,蓝雨的黄少天。他不禁皱眉,手抬了一半——他正想一肘揍过去,忽地又停住了。他是想到了刚才的噩梦。噩梦里那样的眉眼这时是安安静静的——他稍稍侧过头就能看见,此刻睡得就像个孩子。

一时心软,他罢了手, 自己也微微调整了姿势,看似不情不愿却还是当了黄少天的枕头。却不想闭上眼还是莫名心绪不宁,刘小别无奈再睁眼,就靠着树仰头看那茫茫天色。

“黄少天……”

他无意识地去念那个名字,就好像是茫茫天色中他唯一能抓住的光。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会如何选择呢?

指尖似乎在颤抖,也许是名为恐惧的情感正渐渐蔓延。

他在恐惧,恐惧那个诅咒的噩梦,恐惧那个染血的笑容。

恐惧失去。恐惧孤独。


刘小别深深呼吸,仿佛吸进去的勇气能够帮助他战胜未知的恐惧。

“黄少天,我会努力,努力成为那个站在你面前的对手。”

只是不会以那种方式。
只是想作为有实力站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刘小别知道正熟睡着的身边人是听不见这颇似喃喃自语的声音,倒也不怪的 ,大概本意也没想让他听见。

 

这番解了心结,便不由面露了倦色,刘小别打算抓紧这个时辰再睡会儿,冷不防却被人抱住腰,心下一惊,扭头看黄少天闭着眼正往他身上粘,刘小别立刻咬牙切齿地想喊他名字,不知怎么到了口边发不出声音,索性不管黄少天,自顾自闭眼睡,顶多是姿势艰难了点,何况他本身就是偏寒的体质,凌晨微凉,而黄少天整个人靠过来就一股暖意,也挺好。

黄少天是没想到刘小别居然没挣开他的,暗自有些欢喜,得寸进尺地脑袋也往上蹭了蹭,趴在他耳畔说,“好啊,刘小别,那我等着。”

刘小别自然是懒得理黄少天的动作,任黄少天占些小便宜,毕竟抵不过困意,不一会儿他就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梦里好像还听到黄少天在唤他,并且说了些什么,便觉得这梦真是太假了。黄少天可能这么一本正经可能这么深情款款可能说这么少的几个字吗?黄少天就应该说哦刘小别啊本剑圣就站这儿等你来砍我让你三招都不为过来砍啊这种嚣张的话才对吧。而半梦半醒之间哪还要管什么思维逻辑,恍恍惚惚刘小别人就趋于本能地往旁边有些暖和的地方靠过去了。

黄少天见了不由窃笑,却也怕刘小别冷了,干脆一把把人拽到自己怀里来,再看到刘小别虽睡着仍是执拗着抱着剑不放,也是没了奈何,而想到之前听到他决心的言语,倒也不自觉扬了扬唇角。

暗自嘀咕了一句“死小孩还真倔啊”,黄少天调整了下姿势让怀里的人睡得安稳,然后自己闭目养神。

 

那茫茫天色也终渐渐归于清明。

 

 

 



 

END=
======

评论
热度 ( 16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