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三日鹤】醒梦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TO @鸢戌 生贺安利向w

>>>复健期间。第一次写这对> <



这大概是一个梦。

望去无边无际的天地辽阔,唯有纷纷白雪落满,苍茫刺目。
 
毫无温度的梦境。

他从高处翻身跃下,大风吹起白衣猎猎,宛若白鹤振翅。
 
也真是无趣的梦。

只是漫无目的地行走,而不知何所往,而不知何所归。

将会有什么惊喜在等待着我呢?

却偏偏像冥冥中自有注定,被无形之物引导着向日月而行。



“醒来了呀,鹤丸。”

熟悉的声音在咫尺距离,入眼就是三日月眼里的笑意。

尚未完全清醒的大脑并不及有任何反应,只是晃过方才梦境中的场景——

白鹤向往着月之光辉而振翅飞去。

何等美丽的惊喜。

何等真实的暖意。

“被吓到了吗,鹤丸?”

确确实实的温度一下子驱赶尽纠缠不清的倦意。

“什、什么啊?!三日月你也靠太近了吧?”

鹤丸才突然反应过来。

之前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呢,并不太重要了。

不过,为什么是枕着三日月的大腿睡过去?!

“哈哈,还以为会吓到鹤丸呢。”

“不,不如说是想到三日月也会想捉弄人吗,所以有点吃惊哦。”

“大概是因为看到鹤丸就情不自禁吧。”

“只是想捉弄我吗?”

“不,应该说,正是因为看到鹤丸,才会感受到心是在跳动着的吧。”

“啊?”

“怎么说呢,是过去的千百年都难以感受到的,生命的鲜活吧。”

“哈哈,你也会有这样的感受吗?”

鹤丸仰面就能看清对方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神情,眼里似有日月光辉流转。

却也偏偏像冥冥中自有注定,梦里出现的人,醒来便刚刚好见到了。

不自觉就伸出手,试图触及那样的温暖。

一手勾住对方的脖子,一手撑地稍稍借了几分力。

樱花吹雪般淡淡的吻。

“那么,这是今天给你的惊喜哦。”

鹤丸国永微微笑着。

“吓到了吗,宗近?”





恰如白鹤振翅飞去,归处月色如水。


“嗯,被吓到了呢。”


FIN.


==========
以下大概是意义不明的补充掉落<<<


“鹤丸爷爷今天也在到处捉弄别人啊。”
“是啊,很精神呢。”
“爷爷你不打算阻止他一下?”
“嗯?你刚刚有说过什么吗?”
“………………”
端着茶盏的长者随即便微微笑着偏过头去。
只是远远看着某个白色身影,突然就抛出了没头没尾的话——
“因为很寂寞吧……”
“……什么?”
似乎在叹息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着。
“鹤丸啊……”

听不懂,却令人觉得很悲伤。
存在了几千年的刀,究竟是怎样度过那几千年的生涯呢?


“人生就需要到处的惊喜哦。”
“是呢。”
“如果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心会先一步死去的吧。”
“是呢。”
“三日月你不要一副敷衍我的口气啦。”
“有吗?”
“你明明也这么觉得的吧?”
直直看进那包含日月的眼里去,对方却只是神色温柔地笑笑。
“鹤丸很寂寞吧?”
令人措手不及的话语。
尴尬的三秒沉默。
“哈哈,是啊。”
像小孩子终于闹够了消停下来。
鹤丸国永懒懒地靠在三日月宗近身上。
“真是……无聊得要死掉啦……”




END.


=========

一两句闲话。

终于写了出来,但是感觉自己的文字好像还是不能表现出那种感觉,实在惭愧。

关于这对我一直脑补的意象呢就是 白鹤向往着日月之光辉振翅而飞 。

文题的梗是 梦里的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 。


以及,最后,祝心友生日快乐w



评论
热度 ( 2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