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混杂的复健】只是自娱自乐地堆一堆脑洞

>>>剑が君x刀剑乱舞

>>>游戏设定为主的乱来。自有私设。

>>>主要是左京&萤丸,缘&三日月宗近,孙六兼元&歌仙兼定(x关于黑羽实彰&细川忠兴) 

左京&萤丸

剑线

 

[为什么不回应我呢……萤丸……]

[你不是鹭原家的守护之刀吗……为什么……为什么不借给我力量……]

【还是听不见吗……被仇恨蒙蔽了的心无法听见我的声音啊……】

【左京,振作起来吧,看清前方的路,拜托了……拜托了!】

现出单薄的灵体的付丧神蹲坐在一边,苦笑着看他的主人绝望地呼喊,还是十年前那个无所依靠的孩子,偏偏逼自己背负起如此沉重的情感。

【喂……鹭原左京……清醒一点吧……】

即使知道无法传达,却还是忍不住想要传达。

神明为什么也要赐予刀剑这样复杂的情感呢……只要遵从主人就够了,不好吗?

因为过去那千百个日子里思考过也同样无解的疑问,萤丸叹息着,伸出手去抚摸对方的头。

也是狡猾地,试图借此,抚平自己也难以名状的哀伤。

然而,心意无法相通的刀与主人,终不可免地,渐行渐远。

[所以丢弃吧……鹭原左京……萤丸是你的妨碍……]

[妨碍吗……萤丸明明是鹭原家历代相传之物……]

[可是为什么没有借给你力量呢?你在疑惑吧?]

妖刀所引诱之人走在黑夜里。

残缺的萤丸被投入池中。

曾经的信仰被遗弃。

除了仇恨,他什么都不再拥有。

恍惚间有听见孩子的呜咽。

短暂停止的脚步仍朝向复仇之路。

【谁来救救那个人呢……】

大太刀的付丧神陷入沉睡之前,只是如此低语。


奇魂

[萤丸?]

[终于又见面啦,左京……诶,你笑什么?]

[抱歉,因为感觉你还是和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小呢。]

[喂喂,太失礼了!]

[……真的很抱歉,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

[哼,看在错也不全在你的份上,萤丸大人就原谅你好了。而且也多亏这姑娘……]

[香夜?!]

[喂喂喂你别跑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嘛,虽说是这孩子硬把我拉过来了,但是……说不准我自己也是这么希望的。]


[不跟她一起返还么,萤丸?]

[啊,我说过的吧,我是鹭原家的守护刀。]

大太刀的付丧神还是当年跟在父亲身边的小孩子模样,鹭原左京有片刻恍了神,随即是安心地笑了起来,[……那么,以后也请多指教啊。]

[真是不能让人放心的孩子……]嘟嘟囔囔地回应着主人,萤丸望向彼岸的怨灵,[左京,准备好战斗了吗?]

[当然。]

绮丽的身姿与冥河的萤火,于此地绽放。


君线(日常)


[什么嘛,左京你别摸我头啦,要长不高的!]

[就算是萤丸,我也不能容许……]

[左京,你在说些什么吗?]

[不,没什么,香夜。我只是想这几天应该把萤丸送去护理了……]

[太狡猾啦,左京!明明只是想独占香夜,我才不要——]

[那么就今天好了,反正现在萤丸也很闲的吧。]

[哇呜呜呜,香夜,左京他欺负我!]

[喂怎么在这个时候就装成小孩子……香夜……既然你这么说……好吧,明天再送他去吧。]


缘&三日月宗近

【德川家光&三日月的场合】

[宗近啊,汝对余的孩子怎么看呢?]

[哈哈,是个有趣的人吧。]

[哦?]

[迷茫的孩子最后会走向怎样的道路呢……]

[余也很好奇啊。]

【缘&三日月的场合】

[宗近……是我还不够强大吗?]

[嗯?没有这样的事哦。]

[那为什么……还无法使用您的力量呢?]

[哈哈哈,是因为心吧。]

[心?]

[汝并没有使用这份力量的觉悟呢。]

[觉悟吗?可是这样的我……]

[迷茫之时,不如寻求汝的本心。]

[……看来我还无法欣赏到您的身姿呢。]


【向老年人进行恋爱咨询的场合x】

[宗近……]

[嗯?是缘啊,怎么愁眉苦脸的?]

[送女孩子华丽的和服,结果被对方很不开心地拒绝了……唉……]

[嗯……缘喜欢看女孩子穿华丽的和服吧?]

[是哦。不过可爱的女孩子,穿什么都很好看。]

[但是那位并不喜欢吧。]

[……嗯,这么说,公主她……]

[考虑对方的心情,汝是最有体会的吧?]

[……宗近,你说我这样做真的好吗?]

[嗯?年轻人的恋爱,吾并不知道哦。]

[什么啊!]

[哎呀,老年人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嘛。]

[前天不是这么说的吧!]

[哈哈哈,谁知道呢。] 


孙六兼元&歌仙兼定

(后日谈背景+历史梗)

[是兼元吗?好像很憔悴的样子……]

[哦,是之定啊。最近被妖怪吵闹得睡不好觉呢……]

[那样的确是很糟糕,我也有同感呢。]

[三十六歌仙……夜里也会吟唱雅歌吗?]

[这可不是好笑的玩笑哦,会诅咒还差不多。]

[哈哈哈,我也这么认为。罪孽怎么会洗得干净呢……]

[意外地和主人的信仰不一样吗?我以为你也会相信有救赎哦?]

[身为刀剑的付丧神也需要信仰吗?]

[……总还是觉得可惜的……玉子夫人……和忠兴大人……]

[背负太多的思念可不好哦,之定。]

[笑得这么悲伤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哭呢,兼元。]

[……不,我大概是高兴的,我的确如他所希望的那样不再沾染血迹。]

[那是你所希望的吗?]

[……如果……他能再一次…………]

[果然也是呢…………唉,毕竟都是不切实际的想象了。]

[是啊,现在的他,一定得到了他的主的救赎吧。]

[玉子夫人也是那样的吧,大概在那里也在为忠兴大人祈祷着。]

[那剩下的罪孽都由我来背负也不为过了吧。]

[不过我的主人啊……这个时候大概在地狱优雅地喝茶,优雅地杀人吧。]

[在遗憾自己没有跟随吗,之定?]

[你不也是吗?]

[确实呢,但是现在我想我应该继续守护他想守护的人了。]

[我也一样呢,兼元。]



<<<<<<<<<<

脑洞了很久,感觉写起来会很有意思,就先写了几个对话。

缘和三日月想详细写写,不过打完游戏是太早以前的事了,而且缘线对我来说挺难懂的,当然也是日语水平的问题,哪天再来一遍吧【。

孙六兼元和歌仙兼定的刀匠好像有表亲关系?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我很喜欢忠兴大人就夹带私货了。

评论
热度 ( 15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