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兼安】恋爱吧

>>>和泉守兼定x大和守安定
>>>虽然晚了几个小时但想说七夕快乐w
>>>睡前突然发生的脑洞,没有逻辑。


趴在他背上的大和守安定突然探了个脑袋过来,在他耳边说话:

"和泉守,我们恋爱吧。"


这夜温柔的风挽留住应是继续前行的脚步,吹起刀剑的付丧神深色的发,拂过谁的面颊,拂过谁的心头。

和泉守兼定就愣在当时,脑内一片空白之际,只觉搂着自己脖颈的手臂又紧了紧——大和守安定也没待他说些什么,已经闭上了眼,好似在别人背上寻得了个安稳处要立刻睡去。

"喂你这家伙啊……"

分明是如同无奈叹息的口吻,他却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就像往常一样的他认输的结局。

啊啊,是真拿那个家伙没办法吧。

他看着地上兀自纠缠一处的影。

"……真是自说自话。"


大和守安定做了一个梦。

模糊不清的前因后果以外,是和泉守兼定的脸——那对他而言不能再熟悉的笑容,恼怒的无奈的温柔笑意。

他突然就不知该如何是好。

仿佛还是他伤痕累累从白骨荒丘之中被和泉守寻得时的光景,和泉守兼定也是这么笑着向他伸出手,把他拉出时空扭曲的战场。

那个时候,不是庆幸,不是悲伤,唯一翻涌的情感不如说是奇怪的疑问—— "我……被爱着吗?"

他并不记得和泉守兼定在之后回答了什么,陷入昏迷前最后的印象只有那付丧神温热的掌心,似乎具有着安抚一切的神力。


……也想试着去爱吧。


梦境总是不可思议的。

大和守安定不知道自己是因此而萌发了那奇怪的想法,还是因那奇怪的想法生根于心底而引发了这个梦。

他微微展开双臂,面对他眼前的和泉守兼定,以轻松而愉快的语调:

"和泉守,我们恋爱吧。"

梦中依旧是,风里梅香浅浅。


和泉守兼定好笑地看着已经在他背上睡得太舒服的某位付丧神被送到房间后还死活不肯松开抱着他胳膊的手。

这事儿要是明天告诉本人,说不定能够看到一只满脸通红的可爱的小安定,然而代价大概是被追杀出本丸吧?

好在费了些功夫还是解救出了自己的胳膊,已经折腾和被折腾了大半天的和泉守兼定也是困倦极了,却在摇摇晃晃地起身之前,俯身下去吻了吻大和守安定的眉心。


试图去安抚在他所不知晓的梦境中觉得不安的孩子。

仿佛是梦境里的回应。


"大和守安定,我们恋爱吧。"




这温柔的夜晚便结束于和泉守兼定清浅的吻。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