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敦芥】寒冬

>>>文豪野犬同人。

>>>敦芥。

 

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芥川龙之介转过了身,是要走的姿态,可才迈了两步又停在原地。

……你刚刚说的话难道是假的吗,人虎?

他这语气让中岛敦完全摸不着头脑,这跟也不是——说我自以为是,不跟也不是——说我的话是假,您到底是要哪样?

而芥川龙之介并没给他多余的时间揣测心思,一扭头,是明显不悦地快步走了。

中岛敦虽然没想明白,却还是先跟着跑了。但也不敢走太近,免得对方一不高兴拿罗生门戳他。可战战兢兢地跟在人家后面总觉得哪里不对,怎么活似个变态跟踪狂?他这番胡思乱想把自个儿想得浑身不自在,也没多留神身边的状况,于是他真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撞上了前面已经停住脚步的芥川龙之介。

冰冷的触感一下子就把他飘荡在外的思绪给揪了回来。他摸了摸脑袋,抬头看了看芥川那张苍白的脸,看了看那幽深的眼,心想完了。

看来是还没来得及看到世界和平,自个儿倒先要被人家给戳死了。

 
 

中岛敦忙不迭地道歉,却半晌也没听见对方回应,疑惑着抬头又看了看,只见芥川龙之介还是面无表情的脸,还是幽深沉寂的眼。

这是怎么了?

中岛敦心下一跳。

你……你疼吗?

他犹犹豫豫地憋出了这么一句。

芥川龙之介还真点了点头,告诉他,疼。

……哪儿疼?要不我给您揉揉?

他倒是真敢说,不过人家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不,不用。

 
 

芥川龙之介皱着眉看眼前的人,通常他只当、只嘲笑为个人的英雄主义,然而不可否认,在阴冷低沉的这一边,他对人虎少年小心翼翼传来的那捧温柔无所适从。

因为他不理解这温柔为何而来。

他曾想他们是相似的,他们的不幸也好、执念也罢,殊途同归,而又是截然不同的——他觉得自己是这般的冷,冷到空荡荡的心都感到疼,却也是他习以为常的苦痛。

苍白的脸上似起了轻微的变化,芥川龙之介什么也没再说,转了个方向就走。

走了几步,竟没见人虎少年跟上,一回头看,中岛敦还呆愣原地呢。他就干脆利落地伸手把人拉扯过来,不顾对方一脸茫然无措。

是他也不知从何起的心思。

也许从方才他突然停下脚步、想回头看一眼那少年开始,一切都乱了。

 
 

最后两个人安安定定地在一家小店,一碗红豆沙,一碗茶泡饭,端端正正地坐了面对面,颇有种相亲既视感,当然,各自都是没想到的。

"人虎,我有些明白了。"

"什么?"

"你对我说的那些话。"

说话时芥川龙之介又舀起了一勺红豆沙——从茶泡饭里抬起脸来的中岛敦看得并不真切,只是好像是见着了点笑意,那张苍白的脸似乎也沾染上了暖色。

 
 

"我,大概是活着的吧。"

哪怕对于活着的渴望一直与承受的苦痛如影随形。

 
 

"是的。和我一样,你,活着哦。"

 
 

于寒冬之中,败犬弱猫苟且依偎着的温暖,也足以救济彼此。



 
 

END.

 

评论
热度 ( 22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