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芥川志贺aksg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前篇:中原中也想知道为什么他跟说好的画风不一样

>>>我流双黑。私设成堆。

>>>后一篇叫太宰治说与其我们互相伤害不如一同赴死然后他被打了(如果有


凌晨的时候落了场雨。


那会儿中原中也正满脸不高兴地蹲在街角抽着烟。

他在想自己又是哪里惹着上司了,最近净是跑腿的活儿。不过比起被要求跟在自家上司和他的大小姐后面拎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招摇过市,他还是要感恩戴德地接受蹲在这儿等后辈来交接任务。

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他掐了烟,抬头望望天,却不想是被凭空的雨滴砸了脸。

妈的。下雨了。

他忍不住骂出声,抹了把脸,拐进边上破落的暗巷。

身后的雨声已是残破不堪。


在转了两个方向试图避着风点着烟然而未果之后,中原中也发现他正对着的那家酒馆有点眼熟。

这种眼熟绝对不会来源于他每次酒疯时的记忆因为他并不记得这家店在他的赔款list上。

可以说是正闲得没事儿的中原中也开始了思考,顺便在这里安定地等一等他的后辈的消息。

而就在他想到芥川龙之介的瞬间,快到不如说是本能反应的,某个人的名字浮上心头。

哪怕急于否定,哪怕可笑的恼怒与无奈,哪怕他身上的细胞叫嚣着停止。

甚至是觉得悲哀的,当那个名字浮现。

他终于是想起来了,那是曾见过太宰治常来的店。

他曾见过那里头的太宰治,眼含笑意。

 

中原中也一直觉得太宰治这个人很奇妙。

尤其突出的一点就是,太宰治总能在他最不爽的时候出现,并且让他更加不爽。

在旁人看见太宰治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不是在自杀就是在去往自杀的道路上,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作死的人。

所以中原中也这么觉得也无可厚非。何况在那大部分时间里,中原中也也都在不爽,至于为什么,原因细碎繁多,比如说丢了一顶帽子,哪怕是几年前的帽子——说来他本就是一个念旧的人。

太宰治也是他的旧。


而那一天,有风有雨,还点不着烟,中原中也没遇到太宰治。

他见了芥川龙之介,现在他的后辈,也是太宰遗留下的祸犬。

交接完任务,两人相对无言。

确是没什么话题好说的,难不成再提太宰治?

中原中也不由暗叹一声那妖孽当真是祸国殃民,今晚不吃盐烤青花鱼不足以泄愤。

那边的芥川只是咳了又咳,咳得中原中也都有点过意不去,便说你先回去吧,首领那里我去交代。

芥川停了脚步,看他。那黑漆漆的眼里幽深一片,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却也没一会儿,低声说了谢谢。

见那罗生门里的人影一深一浅地没入风雨,中原中也恍惚间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就往那儿喊了起来。

你小子下次多穿点啊!

他觉得自己一时有点像个歇斯底里的大妈。

那或许都是错觉,只是因为风雨里的背影有点太宰治的影子。


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太宰治就是在他一次任务失手的时候。

不慎计算错了出手的时间,应该死亡的目标依旧苟延残喘。

被逼到死角的危急存亡之下,无端飞来的子弹结束了敌人的生命。

中原中也冷静地环顾四方,巷口的身影逆着光让人看不清面目,也并没有停留的意思。

依稀可辨是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

后来他知道那个人是太宰治。

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无上荣耀。

中原中也再见到的传闻中的太宰治,是在港口码头。

他是存了心思要见见那人的,出于听了黑手党内的风闻后的好奇,也是多少有点不服气。

而他这么一去,只看到十几岁的少年坐在高处,懒懒散散,勉强做出算是在巡视的姿态。

那就是传闻中的太宰治。

面上始终是笑吟吟的,说话却极其刁钻刻薄。

中原中也觉得怎么也不过是个孩子。

眼见那太宰竟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海风吹得少年衣袂翩翩,摇摇晃晃,他竟张开双臂,跃然而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却又像是刚刚好。

也刚刚好落在中也的眼里。

之后哗啦一下,炸开人声嘈杂。

“不好,太宰先生掉下去了!”

被这一语惊醒似的,中原中也才回过神来。

这人原来是要来跳海啊?!

接下来一群人是忙活开了,下去费了好大功夫把太宰给捞上来,而被救上来的那个脸色苍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转头间无意正对上某处视线,倒又无故笑了起来。

中原中也一时纳闷,可是自己被认出了?

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后来他想起高处的那个少年的身影。单薄得要随风去似的。

传闻中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太宰治,无上荣耀。

其实怎么也不过是一个寂寞的孩子。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