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正冈一门

[本命CP]
しがだざ(sgdz)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中篇:太宰治说与其我们互相伤害不如一同赴死然后他被打了

>>>我流双黑。私设成堆。我流花吐症。

>>>分成了中篇是因为来不及写完最后的作者跑去看春晚了(。

>>>有增补情节。



酒友夜谈间,有人笑说,太宰治是不爱人的。

他自然也笑着反驳,我怎么是不爱人的?

我爱着美丽的小姐们,愿与她们一起殉情。


中原中也跟他搭档多年下来,见着这厮殉走了一个又一个姑娘殉走了一段又一段情,而这人愣是万条河中过,祸害遗千年,曾愤愤地说:“你自个儿想死能不拉上女人吗?”

太宰治则故作一脸讶然,“难道中也你想和我殉情?”

而下一秒他就退开了,堪堪从搭档的拳头下抢救回自己那张还要继续祸害人间的脸,“好险好险~我开玩笑的。”

随即摆上了忧郁惆怅的神情,他继续补充,“果然我还是喜欢女人啊~中也你啊,就算了吧。”

“太宰你他妈——”

“虽说我是多情人,不过只对女性哦~”

“你去死吧!”

当然其后又是两败俱伤的打斗,太宰治自觉理亏还是受了一拳,坐在塌陷的沙发上朝他笑笑,别气,再气可要长不高了啊,中也。

这一句话显然很成功地再一次勾起对方的火气。中原中也冷笑,不气,要是今天杀死了你,你岂不是如愿以偿,终于是能死了么。

哪里哪里,若我要死,你也差不了那几口气……呀,中也你这还是要陪我殉情的意思?

你滚。


双黑被作为港口黑手党内的搭档模范的另一原因,其实是这两人从一开始就拥有着杀死彼此的觉悟。

他俩初识积怨,再遇冤家路窄,搭档纯属上司乱点鸳鸯谱。不过好在都是公私分明的人,任务上还是一致对外的态度,论立场,好歹也共同担着个“恶人之敌”的名号。

且他们互相知根知底,知这咽喉上的刀刃再下去几寸便好阴阳相见,知这一拳这一脚再重几分会不会都粉身碎骨。

倒是打得畅快淋漓。却也像空演了生死边缘的一场戏,恩怨情仇都上了台面来。

那太宰治一时也不是惑乱人心的太宰治,那中原中也也不是低调阴沉的中原中也,你冷嘲热讽,我幸灾乐祸。

毕竟人间是苦难炼狱,他们不过半路同行,幸而胡闹一场便作罢。

真心假意,有谁分得清呢?


那天太宰治起得奇早,实是被零零落落打在窗框上的雨声给吵醒的。

然后他趴在栏杆上往下喊,“敦君~早饭好了吗?”

楼下的中岛敦一抬头,就见凭空地花瓣纷飞。

“太、太宰先生您买了花?”

“好像没有。”太宰伸手接住了随自己的话语飘落下的花瓣,“我觉得是……我掉出来的吗?”

“诶诶?太宰先生难道……真身是花吗?”

人虎少年震惊了感觉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啊啊,居然被敦君知道了…………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可是太宰先生……”

“感觉不妙么……敦君,麻烦你快点去叫你与谢野姐姐起床吧。”


虽算计着后辈能挡一挡与谢野女王的起床气,太宰却终究还是免不得被柴刀请去参拜女王的命运。

“你闭嘴,我让你说话你再开口。千万别把花给掉地毯上了。”

对此太宰只能点头。

见他坐到了指定的位置,与谢野晶子才稍稍满意了些,玉手一指,“你说吧。”

“我今天……”

“停停停!”

与谢野啧啧惊叹,拾起四散的花瓣中的一片。手掌里是过分鲜艳的色彩。

“我说,太宰你有毒吧……”

太宰一脸无辜,以求知的眼神看她。

“我前面远远见着还觉得好看,跟桃花似的,没想到是夹竹桃……这花里里外外连根带叶的都有毒,我想你还是别说话了。”

“真遗憾……还想着今天要与哪家小姐去殉情呢。”

“少去祸害人间了。要不……”与谢野拎起了边上的柴刀,笑得灿烂,“我试着给你治治?”

太宰连忙摆了摆手,在女王嫌弃的眼神下识趣地退了出去。


几日后太宰治被与谢野女王再次请去喝茶,上来便是听得幽幽的一句,“听说太宰你老相好也病了。”

“哪个……”平白就受了眼刀的太宰治瞅着几片花瓣落进了茶杯里,还悠悠打了个转,这茶是喝不成了。他叹了口气,不敢再多嘴,作出恭恭敬敬地听女王发落的态度来。

“别装,就对家的那个。” 与谢野优雅地抿了抿茶,笑得几分高深莫测,“你不去看看?”

太宰知其自有来消息的法子,这话说得更有言外之意,倒不知这与那吐花的病的关联。莫不是中也也得了这病?那可好玩了。

见他不语,顶着一张笑脸却心不在焉,与谢野轻轻放下了茶杯,“与你说正经的吧,我查了查这病,这花吐症啊……”

 

思慕不得而生之。由所爱之人亲吻而病愈。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