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正冈一门

[本命CP]
しがだざ(sgdz)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后篇:纷飞的竹桃花与不语的鸢尾

>>>我流双黑。私设成堆。我流花吐症。

>>>没有为什么这次标题就这么稍微的正常

>>>好吧,又名中也先生不愿提起的那夜月色真美(



中原中也确实是病了。

不过黑手党内倒是没什么人知道。同级的干部们只知道,自从某日芥川没跟他一道去交代任务、他独自一人跟首领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密室交流后,整个人就变得奇怪了……简而言之是,沉默寡言,独来独往。

中原中也真是有苦说不出,不,是不能说。他现在只要一看到房间里那满地蓝紫色的鸢尾花瓣就会抓狂。

然而丝毫不体谅下属的森鸥外先生还拉着他在小爱丽丝面前表演吐花……明明那天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小姑娘还没看够花吗?中也先生也是有尊严的好吗?中也先生愤怒地拉低帽檐遮住了自己的脸冷静冷静。

好在也因此减少了工作量。闲下来的中也先生在自个儿屋里照旧是先骂了一通太宰治,抒发了一把人前说不得话的憋屈,然后往床上一躺,也不顾那还未拂去的落花了,开始思考这怪异的病症。


思慕不得而生之。由所爱之人亲吻而病愈。


他想他大概是得了绝症。

自己也不懂因何而生的绝症。




“……我知道了。谢谢了,芥川君~♪”

“虽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特地来告诉我中也的行踪……”

“不过既然是那个人,你也应该是有你的理由的吧。”

电波传去的声音仿佛可以窥探人心,那边的黑衣青年一时就有些恍神。

“……再见,太宰先生。”

很快地,清冷的回应切断了通话。

而这边的太宰治仍自顾自地说,像是在自嘲一般,随之纷纷扬扬又洒了一地落红。

“毕竟那个人可是和我很不一样啊。”


中原中也是爱人的,爱人之人。

他太宰治,原是不爱人的。



时隔几日,中原中也再一次踏进了那条暗巷。

这天无风无雨,连片云都没有,天气适宜,月色明朗。虽说他心情还是好不起来。

也许只有这会儿他才觉得幸好芥川龙之介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两个人不怎么说话也是能交代完任务的。

胡思乱想着等了会儿,计划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他倒是什么动静都没听见,更别说看见人影。

真是见鬼。

他忍不住骂了句,半是为没由来的不祥预感。

而他二十几载来的预感,好的不灵坏的灵。

偏偏就这会儿应着了,他不爽的那大部分时间里,能让他更加不爽的人。

“好久不见嘛,中也~”

上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得中原中也险些一个踉跄。

他是想立刻就抬起头来,对着那人破口大骂,尽管知道是骂不过的,再对着那人来几拳,尽管知道自己也免不了挨几脚。

但是他只能烦躁地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只能心里想着明天是吃青花鱼甘露煮呢还是葱烧青花鱼。

“中也~听说你病了,这是连抬头看我的力气也没有了么?” 

他沉默了半响,想这人这么烦,又想看一看那人也是无妨的,只要别上那人的钩与他说话就好,便抬了头要瞪他。


太宰治站在巷口的檐墙上,无论何时都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中原中也拿眼白了白他,心里嘲他非要翻上那墙摆个姿势,把月光当了陪衬,真是时刻都不忘人模狗样的风流,难怪惹得情债无数。

然而这么瞪着也是不能把人给瞪走的,中原中也深知太宰要找上门来是达不成目的那撵也撵不走的,可他也不知道那人是吹的什么邪风,揉了揉脖子,只盼那人快些开口。一晃,目光无意落在了那片墙下,本来空无一物之处,无端就多了些许花瓣。这破落小巷,两边高墙也不见有树有花,是哪儿来的花瓣?

上面的太宰治依旧神态自若,笑得春风沉醉,仿佛随时随地就可以赴一场约会,也是随时随地就可以跳个河自个杀的。尽管他现在只是在等中原中也开口而已。

可中原中也不说话。他知道自己要是开口就算输家了。他与太宰较量了几载春秋,哪怕是垂死挣扎,他也是自负着,不愿先认输的。所以他动了心思要走——他本也无心在这会儿和那人较量,他可是任务在身啊。

仿佛洞悉他心思,上头那个更是抢先一步下来了。

太宰甫一落地,老搭档的一拳也自然撞上来,他自有算计,却也只是堪堪擦过身边,并握住了对方的手腕,笑说,“好险好险~中也你身手又长进了。”

中也气急,刚要伸脚踹他,倒是被空中飞扬的艳丽花瓣夺去了注意力。 

是太宰说话的时候落下的花瓣。


太宰治,原是不爱人的。

他游走于世,徘徊于生死,有谁能勾得住他轻飘飘的影子?

又有谁能让他思慕成疾?



“中也?”

中原中也乍一回过神来,是有些看不清对方近在咫尺的脸和那桃花眼里处的一时认真,那人不知何时摘了他的帽子,花瓣混着温和气息落了他半身。借着月色他稍稍辨出了,那艳丽而有着剧毒的花,也是亏得他太宰治能吐得出。

“看来你是真的病了,我离这么近你也不打我?” 

他心下乱着,这么一听更是恼火,他恼自己竟为此憋屈了几日深居简出说不得话,他恼太宰还如此洒脱还这么令人火大,他又恼太宰这么喋喋不休让花瓣沾了他身。这万般恼怒对上那人的视线却化不成言语,他觉得奇怪,今日的太宰治总与往日很是不同的。鬼使神差地,他突然问,“你喜欢夹竹桃么?”

他到底还是开口了,每个字都成了蓝紫的鸢尾花纷纷而下。

或许也都是错觉,只是因为他觉得那花有点太宰治的影子。

花是毒,太宰也是毒。

而悔之晚矣,大概这次又是那人棋高一着。他是不曾想他们竟都得了病,他也不曾想太宰竟逼得这么紧,把那些真情假意都摆上了台面,他措手不及。

“我说过的吧,我喜欢桃花。”

太宰笑得无害,趁人还没反应过来,稍一用力就把中也按在了墙边。

俯下身去,低头亲吻。



一切发生得太快,却又像是刚刚好。

刚刚好是夜月色如水、良辰美景。

也刚刚好交换了真心实意。


思慕不得而生之。

由所爱之人亲吻而病愈。

终归于暗巷里花香零落的抵死缠绵。















————————————————————

大概是会妨碍阅读气氛的free talk:

首先感谢阅读这篇我流双黑。

初衷是想写 不爱人的太宰vs.重情义的中也 + (花吐paro)不懂自己心意和不确定对方态度的中也vs.来确认彼此心意的太宰 的故事。而基本上脱离了大纲成为了自由奔跑的产物所以还是决定这么结尾了。

关于文题的画风迥异。前篇的题目实际上是自我吐槽,因为卡开头卡了半天于是决定还是怎么顺手怎么写算了。

关于(我流设定的)花吐症

· 想写花吐是因为在期末那会儿看到文野六十分的题目,当时就觉适合太宰的应该是艳丽又有毒的花吧,就这么决定了夹竹桃。中也的鸢尾,只是单纯觉得配色好看,花语是爱慕/想念。

· 跟中也说喜欢桃花的梗其实是来自于现世的两人的某次酒后对话,好像太宰さん还莫名其妙地哭了(。

顺带一说后篇是与前篇也有呼应的,芥川在某种意义上成了红娘啊(笑。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