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正冈一门

[本命CP]
しがだざ(sgdz)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狼银】【翻译】How Logan Lost And Found His Soulmate

原作:Dorkangel   已授权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799743/chapters/6284576?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78113351

CP:Logan / Pietro Maximoff

背景基于Day of Future Past。灵魂伴侣AU。

初次尝试完整地翻译一篇文章呀,个人水平比较捉急很抱歉> <





Summary:

Logan出生于1836。Peter出生于1954。无论他们皮肤上显现的那些文字寓意了什么,他们也未必可能相见,不是么?

但是在一个你灵魂伴侣的第一句话将会出现在你身体上的世界里,未必可能的事情或许也会发生。




Logan拥有那个印记的时候,他才九岁,比起大多数人都稍显年幼。那些文字以灵巧的潦草字迹被呈现于他的左前臂上,在那段普通的生活时光里,整整一天他都致力于遮掩它们。不然,他应该告诉他的父亲吗?

Victor坐在他的床对面打磨着爪钉,笑嘻嘻地,就像一头诡诈的狼。

Victor十三岁了,他在三年前拥有了自己的灵魂印记,它们横贯他整个肩胛骨,到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它们。

“我会给你看我的。”Victor狡黠地笑着。

Logan被这话吓了一跳。“什么?!”

“如果你也给我看你的,我会给你看我的,怎么样?”

Logan犹豫了,然后他拉扯起他的袖子,同时Victor把衬衣翻上了头顶。

Victor的印记是“Entschuldigung(对不起)”。而Logan的是“Whatever it is, I didn't steal it(无论如何,那不是我偷的)”。

他们有所迟疑,因为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的灵魂印记并非是合理的行为,随即他们尴尬地笑了,再次坐回了原处。

一天以后, Logan的变种征兆显现了。


起先,Logan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不能感受到任何事物穿透他的骨头的苦痛。然而,在它们使他意识到他无法死亡之后,他明白了:他的灵魂伴侣在此前还没有出世。

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他爱很多人。

但是他始终等待着那个他的灵魂印记所承诺的不是小偷的人。


Peter最初的记忆是他两岁时看到那一片黑色的污渍出现在他的腿上。他努力想擦去它,可它并没有消失,于是他放声大哭起来。

他的母亲赶过来抱住他,而当他说起他的皮肤表面出现了文字,她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

在Peter只有两岁的时候,他的灵魂印记就已经浮现,这意味着他的灵魂伴侣可能至少比他年长十岁。

无论如何,这些文字还很微小,如果它们使他不适,他或将于今后的生活里再次确认自己的灵魂所向。眼下它们清晰地环绕在他的右脚踝处,这里能够被轻易地遮掩住,但是,他的灵魂伴侣比他更为年长(他从他的内心觉察得出),有时他可以通过他们灵魂的羁绊感受到愤怒与仇恨,有时他们灵魂的联结会变得十分脆弱,脆弱到他几乎无法呼吸,他担心他的灵魂伴侣会死去。

Peter的母亲拥有过她的灵魂印记,在它们消失之前只存在了一年的短暂时间,是位于她腹部的一句 “Nice to meet you”,而之后她的灵魂伴侣就不见了。 那是1943年,他是一个波兰人,所以任何事情都有可能降临在他身上。因而她再也没有寻找到她的灵魂伴侣。

Peter的父亲不是她的灵魂伴侣,那么也就不奇怪孩子们从来没有见过他。她或许找了一个注定要停留也注定要离开的人,Peter如此猜想。

他的妹妹,Wanda,在十岁的那年拥有了自己的灵魂印记,和普通人一样。他的另一个妹妹则太过年幼,还没有这些。

然而,属于Peter的,显示着“We're not cops, Pietro(我们不是警察,Pietro)”字样的瘙痒在很久以后也没有消失。


那是在1956年,Logan开始能够感受到他的灵魂羁绊,他震惊于那方孩子气的困惑和不安渗入其中。他的灵魂伴侣想必刚刚得到他们的印记。

那时他正坐在墨西哥的一个酒吧中,突然他匆匆起身推门而出,站到墙边,闭上了眼——他在尽其所能地向他们联结的灵魂传送去平和与爱的气息。

数千英里以北,Peter忽地止住了哭声。



在他们黑暗的未来里,Logan曾经打听过Raven的灵魂伴侣。猜测对方是他还是她也算是有意思的事,因为Raven只有……什么,她35岁了?在1973年,一切改变之后,很多人遇见了他们的灵魂伴侣。但Erik摇了摇头,神情严肃。

“他的名字是Azazel,死于1969。他们在一起仅有七年。这也是她想置Trask于死地的原因之一:他在Azazel身上做实验,他杀死了他。” 

在她的灵魂伴侣死去、标记消失之前,Raven拥有的只是一个单词。“Run”,以潦草涂鸦般的字迹浮现于她的左腕。她初次遇见那个有着恶魔面目的变种人的时候,她就确信了那是他,可当Azazel杀死了那么多CIA的特工、并且成为了杀死Darwin的帮凶、又带走了Angel后,她太过害怕去认出他,她害怕着别人会对此说些什么。她无法让自己对他开口,所以,Azazel也没有得知他的标记所对应的人,直到他从心底把那些文字传递出去,Raven突然就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等等,你是Azazel,对吗?”

在那一瞬间,她对他仍是心怀恐惧的,而他只是稍微显得消沉,然后紧紧地给了她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拥抱。他没有试图去吻她或做别的什么更进一步的举动。她因而感到安心,于是她也回以拥抱。

“我很困惑。”Azazel小声地说,呼吸之间的热气挟着口音明显的话语拂过她耳畔。“它们出现在我的屁股上,那会儿我还是个孩子甚至不会说英文。”

Raven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 



似乎很好解释Charles和Erik的羁绊。首先,他们还很年轻的时候就找到了彼此,无疑他们的灵魂印记——“Calm your mind”和“Let go of me”是相配的。但是,Charles说,这从来都不是这么简单的事——说这话时,他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威士忌——老实说这可比血清好多了。

“Erik比我年长四岁。八岁时我拥有了灵魂印记,就在我遇到Raven的前几周。我可以感受到那种令人畏惧的恐怖,突然而至,他的痛苦与愤怒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无法承受、晕倒了过去。”

“在集中营?” Logan低声问道。

Charles点了点头。“他亲眼目睹了他的母亲被杀死在他面前。自此以后的许多年,我一直能感觉到那些痛苦与恐惧。直至战争结束的日子里,它们消失了,他娶了一名女性,有了家庭,过得幸福快乐,可是后来他的家人们再次死去,它们——那种恐怖的痛苦与愤怒又再度归来。” 

酒杯被放下,撞出了砰地一声。

“然后,他射伤了我,抛弃了我。我被他所伤……他也伤了自己,但是……”Charles叹息道。“我不知道。命运是这么残酷,我的朋友。”


“我知道一个人。”Logan说着,扬起了头。“他可以到任何地方去。他现在应该还很年轻,就住在华盛顿的郊外。”


他是在2018年遇见Peter的,那会儿他们都忙于与哨兵的战斗而没有去确认过彼此的印记。那年轻的变种人剪着短发,头顶挂着护目镜,虽然他们都与X教授相识,但此前他们却从未真正地有过机会交谈。Peter并不知道Logan不死的能力,当他看见哨兵接近Logan,他便飞奔而来,拽着他带他跑去了安全的地方。

他们最终抵达的是亚历山德里亚郊外一个废弃的地域,离华盛顿有着好几英里。Peter疲惫得躺倒在地,仿佛已用尽所有的气力,他苦笑着。

“上帝啊。” 仍没有停止大口喘息,他说道。“这里是我孩童时代所生活的地方。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跑到了这儿。这可真是一团槽,不是么?”

Logan轻轻哼了一声,他因有点反胃而弯下腰来,对于Peter的话他却摇了摇头。

“多谢你的援救,小家伙。”

“这不算什么。我们都在一条船上,不是么?我叫Pietro Maximoff。快银。”

“Logan。金刚狼。Hey,你就是万……”

“是的,万磁王的儿子。拜托,这个身份太烂了,请别提起它。 你能找到你需要去的地方的路吗?”

Logan点了点头,然后Peter站了起来。

“好吧。我还有事情要做,那么回头见!”

随话音一同消散的是他渐变模糊的银色身影。 

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也不足为奇。

在那一年之后,Logan的灵魂羁绊突然断裂,灵魂伴侣的死亡所造就的疼痛在他的膝盖上灼灼燃烧,他也没有多惊讶。


不过现在,他们有了另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那些人走进他的地下室的时候,Peter正在和自己玩乒乓,他甚至没有心情去看他们一眼。这周他已经被逮捕了五次,而且还没有到周末。

“无论如何。”他回答得有些心烦意乱,“那不是我偷的。” 

最后走下楼的Logan一时愣住了。这个孩子,他还没有仔细端详过的这个孩子,一头银发,穿着棒球夹克,这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他动了动喉头,有点令人窒息的紧张。他强迫着自己开口说些什么,尽量显得平和友好、毫无威胁。

“我们不是警察,Pietro。” 

那孩子突然就停止住动作,他抬头看向Logan,以凝视的专注。

显然,他很惊讶。这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Logan快速地竖起一根手指覆在自己的唇上向他示意。然后Peter闪身扑向了沙发。

“WOW~那是我正式的名字。大多数人都叫我Peter,老兄。你从哪儿知道这儿的?”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Logan回答道。他仍然看着Peter,试图记住那宽阔的胸膛、不由自主咬起手指甲的习惯和那头长发,记住关于他的一切。他能感受到Peter也在做和他一样的事情,此刻他不由得感谢上帝,他暗中庆幸着Charles现在没有了心灵感应的能力。

“那么,既然你们不是警察,你们想要做什么?”

Peter的声音在一台偷来的游戏机边毫无征兆地响起。 Logan想也许这孩子正试图让他印象深刻。

“我们需要闯入一个安保系统。” Charles缓缓说道,“救某个人出来。”

“越狱?”Peter并没有暂停他的游戏。“你们知道,这是违法的。”

他们环顾四周,这个地下室充斥着大量的电视机、微波炉、巧克力点心和奶油夹心蛋糕,Charles不禁皱起眉,朝Logan看去。

“Um……只有被抓住才算违法。”

“Yeah,ok。”那孩子快速的瞥了一眼Logan。“不过,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那讥讽的俏皮话和某些期望与希望在他灵魂联结的羁绊之中如此剧烈地呼应着,以至于Logan不自觉扬起了一个有点得意的笑容。而Charles对此只是叹息,稍微起了些火气。

 “你,你这个小偷窃癖,能够闯入五角大楼。”

Peter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几乎可笑地,他倏地从椅子上转过身来面向Charles。不巧的是,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的手轻微地撞到了Logan,刹那间他的眼中流露出抱歉的神色,但很快就模糊在了他的超级速度里。他的手臂环住了Logan的脖子,然后他们的嘴唇相互碰触。

“Aw, 老兄。” Peter叹了口气,他依旧挂在他的灵魂伴侣身上,“我将变得很酷。你叫我别把这个说出去,伙计,我试着这么做了,可我有着,大概是这个星球上最差的自控能力,所以……”

年长者轻声笑起来,再次亲吻了他。

Peter便在他的臂弯里放松下来。

沦为背景的Charles愤愤地咒骂道,“Logan,你他妈的最好告诉我这件事不仅仅是关于你的灵魂伴侣。” 

站在他身边的Hank眨了眨眼睛,试图把他的眼镜从地上捡起来却没有成功。*

“闭嘴。”Logan抱怨着。“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一百三十七年。”

Peter紧张地吞咽下口水。“我才十九岁。那个,一百一十八年的年龄差**怎么办呢?”

 “谁在意呢?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你。”

Hank最终回过神来,慌乱地看向那边面色不悦的Charles以寻求帮助让自己安定下来。

“所以,你们俩的灵魂是联结的?” 

却并没有得到一个答案,取而代之的是,Logan轻轻地吻了吻Peter的脸颊——这个动作让Peter有些颤抖——金刚狼在这样的玩闹中注意到了,他想他会记住这一点的。然后他卷起了他的袖子露出他的印记。

Peter摸索着那些文字,咬住下唇以不至于他的笑容绽开。之后,他快速地移动起来,以旁人无法看清的速度脱掉他的鞋子袜子,不熟练地把他的脚踝抬起到半空,试图也把他的印记展示给Logan看,Logan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令Peter不禁脸红起来。

“你可真好笑,小家伙。”

“你可真浪漫。” 他们十指交握一起。


然后,Peter转身面向了Charles和Hank,他黑色的眼眸闪烁着光彩。

“所以,你们刚刚说关于五角大楼的事……?”




END.

——————————————————

*原句【Hank, next to him, blinked and tried unsuccessfully to pick his jaw up off the ground.】……但是感觉捡下巴好痛哦所以翻译成捡眼镜反正就是大跌眼镜的事情吧(。

**原文里的词是difference,姑且翻译成了年龄差_(:з」∠)_欢迎指正?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