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芥川志贺aksg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英レオ】It's only a fairy tale (Chap.01~03)

>>>天祥院英智x月永レオ。

其他隐藏CP含义请自行体会(。

世界观就是标题。<<<


前:Prologue.


旁观者清。

————


Chapter 01.



“恕我冒昧,您不用再睡一会儿吗,尊敬的陛下?”

卧榻上的皇帝朝门边忧心忡忡的执事摆了摆手,刚想开口却又忍不住咳嗽了一阵。好不容易才有喘息的机会,执事——伏见弓弦踌躇片刻后,关切地问,“需要我请莲巳大人来吗,陛下?”

“……还是饶了我吧。”在听到某个名字的瞬间,天祥院英智的威严立刻丢下了主人选择出走,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一时与那几个守着王宫大门的小侍卫没什么太大区别,他孩子气地抱怨道,“整个王都的人都清楚敬人的说教有多么可怕的杀伤力……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弓弦。”

呃,那也是莲巳大人的温柔吧,您可比谁都清楚。执事在心中默默叹息,万万不敢僭越。

“而且我把昨晚的药给倒掉了。”似乎是觉得执事的表情变化颇为有趣,天祥院英智说起自己的恶作剧时语调轻快,转而他又垂下头,“敬人要是知道我醒了,肯定会对我进行加加加长版的说教……那真是不堪设想啊。”

“这……”陛下您为什么表现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难道不打算反省一下吗?执事在心中默默扶额。“那您为什么要倒掉药?”

皇帝顿时露出了困扰的神情,“嗯……这次的药有种怪怪的味道。”

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错,前天您倒掉药的时候也是这套说辞吧。执事决定一会儿出去就把情况向莲巳大人报告,并且安慰地想,还是自家少爷,啊如今应该尊称其为皇子殿下,更让人省心呢。他思及过去侍奉的主人,那位已经过继到了皇帝名下的姬宫家的少爷,面目也不禁变得温和。

“对了,弓弦,去找敬人之前先帮我把涉给叫过来吧~”

被料中预计的行动的执事身体僵了僵,抬眼望去,皇帝依旧是笑得人畜无害。他张了张口,迟疑着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是的,我尊敬的陛下”。




莲巳敬人,那个王都内位高权重、不苟言笑、说教对象下至无名的守门卫兵上至万人景仰的皇帝、被称之为红月的主宰、皇帝的右手的权臣,在此刻毫无征兆地打了两个喷嚏,然后他抬头望了望那片万里无云的晴空,又低头看了看眼前这片破败的庭院,打算将其归结于这里阴森森的氛围令人不适。干枯的杂草,光秃的老树,凋零的花瓣跌落进尘埃,此地万物与时光一同腐朽,而这腐朽的土地似乎也滋润着黑暗之中的生物悄然生长。

倒也是他的旧友一贯的作风。他哼地出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段路总算是要走到尽头了。他停步于那座自上一个王朝起就矗立于此的教堂前。那是与所有恢弘庞大、富丽堂皇的关于教堂的印象都截然相反的建筑,它古旧、破落、狭小到只能容纳几人,那扇历经岁月而被染上惨淡色彩的门移动之时甚至会发出一阵渗人的哀鸣。

“装神弄鬼。”莲巳敬人挥手驱赶走朝他飞来的小蝙蝠们,踏进室内。一时间有细碎的阳光随着他的脚步洒落在那暗无天日的建筑的一角,他也借此看清了十字架下的棺材里坐起了一个人影。

“晚上好啊,敬人。”那人影慵懒地倚靠着棺材,口气老成,“对人类来说,你是不是起得太早了?吾辈还没睡呢。”

“……姑且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腐烂在这儿,吸血鬼。”

“放心,天祥院绝对能够活到吾辈化为灰烬的那一刻。”吸血鬼轻声笑起来,有点讥讽意味。

“够了。”他的老友懂得怎么恰到好处地把刀子优雅地插入别人的心口,可刚刚那并不仅是一把刀子,仿佛是对他的背叛的控诉,仿佛是恶魔的恨意的诅咒。莲巳敬人看不见阴影之中的吸血鬼是什么样的神情,他沉默,而呼吸之间都是腐烂的气息逼得他几乎要窒息。他不得不开口,他说,“你没必要在这里折磨自己。你可以离开,朔间。”

“总得有人看着宗的人偶。”吸血鬼——朔间零摇了摇头,又若有所思,“当然,如果宗还活着,知道吾辈把他可爱的小姐的那几十套衣服都给弄丢了,准要痛骂吾辈一顿的……”

“朔间零。”近乎愤恨地喊出对方的名字的同时,莲巳敬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打断他人的话本就是不符合他所受的贵族礼仪教育的糟糕行为。他强忍住心头翻涌的怒火,尽量想使自己冷静,至少显得冷静,“我希望你可以对你的朋友坦诚些。”

其中或许有某个字眼戳中了吸血鬼的石头心脏。也可能是吸血鬼正在酝酿他的怒气,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莲巳敬人。莲巳敬人曾无数次想过那个场景,他可以接受,他甚至认为那大概算是个对彼此都好的结局。他在胡思乱想,抛弃了恐惧和忐忑,因为他总是受不了这个鬼地方令人窒息的死寂,他在假设死亡,好像这是唯一能从此处解脱的方法。

“……你说得对,敬人。”许久,朔间零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毕竟你是吾辈现在唯一还能见到的朋友。”棺材微微摇晃发出声响,吸血鬼似乎是躺了进去。“那么告诉你吧,吾辈已经没有出去的必要了。”

“唯死亡,为吾所往。”


莲巳敬人突然明白过来,事到如今他才突然明白过来。

过去的暗夜的王者已经不在了。

那具棺材里躺着的,分明只是上一个王朝的遗民,只是一个行木将就的老人罢了。






Chapter 02.


天祥院英智躺在床上,假装自己刚刚醒来。眼里倒映出天花板的纹路,那些设计师们倾注心血而造就的繁复精致的花纹就像一层层扭曲的象形文字,他试图把它们想象成一个故事,就和不久前他才结束的那个梦境一样。很快便有与记忆中的模样重叠的幻影浮现。流泪的绿眼睛,与染血的蓝玫瑰。

他叹了口气,自嘲地笑笑。那不是他所期待的,既不是最好的结局,亦不是最坏的结局。

可那是现实。

哪怕他心底的执念投影得如此真实,真实得他甚至想伸出手去触碰,虽然他更想落下一个吻。亲吻那人的爱意和恨意,亲吻那人的骄傲和荣光。

可他清楚,现在他什么都不曾拥有。


“Amazing~☆”

突如其来地,小小的礼花绽放,在无聊得令人发指的宫殿内绽放出惊喜。魔术师踏着落了满地的彩带登场,一如既往华丽而吵闹。几只白鸽还停留在他翻进来的窗户口,咕咕地叫着,啄洒落窗框上的糖果。

“早安,英智!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魔术师——日日树涉倏地从纷纷扬扬的彩带中拿出一束白百合。几片白色的花瓣掉落床边,天祥院英智笑了起来,他闻到了百合的香气,那是生命的气息,他能因此而想到清晨的花园的美丽,他喜欢在那儿喝茶闲坐,如果不是碍于孱弱的体质,或者说是碍于敬人的说教,他本可以这么做。

“早上好,涉。今天也很有精神呢。”他没有接过花束,这样朴素而鲜活的花似乎并不适合被放置于皇帝的床头。

于是魔术师将其扔进帽子,又从中拣出几只黄玫瑰递给皇帝,“不被给予爱的花可是会枯萎的。您有什么烦恼吗,我亲爱的皇帝?”

爱。天祥院英智若有所思。他接过玫瑰,发现这只是绢花。难怪没有气味,他有些遗憾。然后,他说,“我做了一个梦。”



当月永レオ被濑名泉的唠叨念醒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他很生气,于是生气地扑向了他的骑士,“セナ你好烦哦我还要睡觉啦睡觉!”

后者则拼命地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而国王大人的黏人程度显然超出了濑名泉的想象,他折腾了一会儿不但没有成功拉扯开身上的人反而心情更加烦躁,忍不住向身边的同伴们喊了起来:“你们也快点来帮忙啊喂!”

“呼呼……我先睡了……小濑加油哦。”

“人家在补妆呢~这种程度你可以搞定的吧,泉~”

“对他们有所期待的我真是愚蠢啊……”那些混蛋居然没有因为他还对他们有所期待而感动到痛哭?好吧,现在已经不用了。我放弃他们了。濑名泉想。

“那个、那个……濑名前辈,需要我做什么?”

かさくん你是不是应该先把嘴角的点心屑给擦一擦再说话?“……好吧你先……”话音戛然而止。因为濑名泉感受到自己的袖子承受了莫名的压力,他黑着脸想吼国王大人你又在搞什么鬼我的袖子要被扯断了啊……啊,怎么回事儿?—— 一切言词都被月永レオ眼泪汪汪的绿眼睛给堵在了喉咙口。

“セナ,我做噩梦了。”

“哦……”道理我都懂,但你先放过我的袖子好不好?他看见月永レオ露出了难过的神情,到底还是没把到嘴的话给说出去。他告诉自己,深呼吸,濑名泉,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然后他冷静地开口:“妹ちゃん没有出嫁。王城没有破产。小熊没有睡死。ナルくん没有被晒死。かさくん没有被粗点心噎死。我没有……摔死。你,也还活着。”

以上是总结了国王大人过往的所有噩梦的应对机制。濑名泉自认无懈可击。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月永レオ看起来好像更加难过了。

“哎呀?那么今天姐姐我就守在你身边睡吧~绝对会保护国王大人的哦~”

“呼呼……国王大人……我们都在这里……一起睡吧……呼呼……”

“Leader!不肖朱樱一定会守护好您的!”

闻言纷纷围过来的骑士们出声安慰,相比之下确实比某首席骑士不近人情的应对机制奏效许多,国王大人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笑容。“好呀好呀最喜欢你们啦~”他张开手臂,似乎是想给他的骑士们一个拥抱,而只走了半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突然扭头往这一派和乐融融的气氛之外的濑名泉看去。

“呐,セナ今晚也会跟我们一起睡吗?会的吧会的吧~”

搞什么啊这些家伙。濑名泉头痛地想把目前往奇怪地方发展的走向拉回正轨。“我想我们可以一会儿再讨论…………好好好,一起睡可以了吧!”注重外表如他已经咬牙切齿地喊出声来了,某人才终于放开手。他心疼地试图抚平终于逃离出魔爪的袖子上的褶皱。奈何施暴对象是他的国王,他宣誓效忠之人。他早就忘记自己的底线在月永レオ的挑战下已经一退再退,只愤愤地想下次绝对不能纵容,这信用度怕是与永远保证吃完这块点心就不再吃了的朱樱司差不了多少。可谁叫那位堪比混世魔王呢?

“总之……”王城的首席骑士清了清嗓子,终于等来了个好说话的时机。他一副严肃而不耐烦的模样,说,“还有人记得今天预定的行程是要出城打猎来着吗?!”






Chapter 03.

 

日日树涉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安静地听皇帝讲述着不可思议的梦境的片段。而天祥院英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叙述者,他总是有所保留,通常他只说他认为别人可以知晓的内容,这次他的言语则更为简略。

当今的王朝统治者垂着眼帘,把玩手里的黄玫瑰,漫不经心地说着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最后他笑起来,“这只是个梦罢了。说出来反倒显得无聊了……”

“别那么想,我亲爱的皇帝。”魔术师摇了摇头,“那也许是您经历过的现实 。在另一个世界里。 ”

皇帝不置可否。

“既然有所遗憾,为什么不去见见梦里的人呢?”

魔术师的声音似乎真的含有魔力,天祥院英智抬眼望了望他,以平和的、温柔的、像要看穿些什么的目光,说好。

 

 

享用过早餐后,天祥院英智传唤侍者去邀请莲巳敬人来他的小花园一同品茶。他有点惊讶竟然没有一早就听见对方的问候和唠叨,向侍卫长神崎飒马询问也未得到明确的答复。

“实在可惜。”

侍卫长只当皇帝是在可惜没能与敬人共进今天的早餐,因而深觉他们之间的这份友谊当真令人动容,至少是令他动容。他便安慰道:“感念到您的恩德,想必莲巳大人很快就会回来,我尊敬的陛下。”

英智笑了笑。他确实是在可惜早餐,若知道今天没有敬人监督着,他就该吩咐厨房做点“不健康”的食物吃吃。当然,更加可惜的是,有些话得另找个时机说了。而他很快就选择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

走在去往后花园的路上,天祥院英智的心情很好,适逢近中午的太阳温度,他不必担心对方会批评那儿寒气太重。此时,天气格外晴朗,花儿格外芬芳,鸟鸣格外动听,他想起日日树曾夸张地表白着对世界的爱意,也曾递给他一枝黄玫瑰,愿他试着去爱这个世界。可他又想,他也能够忍受敬人漫长而枯燥的说教来破坏这一切的美好,只要敬人能够答应他接下来的要求。

思虑至此,他怀以无比愉悦的心情,打断了莲巳敬人正追究到昨晚被倒掉的那碗药的说教。“那位魔王过得可还好么,敬人?”

长于说辞的权臣顿时愣住,他不曾把自己的行踪透露给任何人过,但他也不意外皇帝会知晓。归于洞察力判断力也好,皇帝总是对他的王城的一切无所不知,更何况敬人是他一起长大的竹马。

“随便问问而已,不用紧张。比起这个……”

莲巳敬人调整了下呼吸,他知道皇帝正在对他施压,那熟悉的温和的笑容实际上只是恶魔的假面。他或许将不得不妥协、退让、屈服,可他总还要坚持自己的底线——那本质也是为了他的友人。

“说吧,你想做什么,英智?”

“出猎。”

微微松了口气,敬人推了推眼镜,“那我去安排红郎……”

“我要亲自巡狩。”

强硬到不容拒绝的口吻。

那一刻,皇帝的眼里没有一丝笑意,而他又是笑得如此愉悦。

 

 

“一年一度的巡狩嘛,人家当然记得~”鸣上岚捧着脸,以他为中心的空气里仿佛弥漫起了粉红色的爱心,“在王国的疆界可以看到很多认真努力的男孩子哦~姐姐我最喜欢啦~❤”

他身边的朔间凛月往后躲了躲,打了个哈欠,又翻身躺下。

“呼……小濑是兄长那样的老年人嘛……那件事情……从上周就开始说了吧……好啰嗦哦?”

哈?因为你一如既往地消极怠工吧?无端被吐槽为啰嗦的老年人的濑名泉拼命忍住想把同伴从阴暗的角落拉出来并拎去太阳底下晒一晒的冲动。

“这是我第一次跟前辈们去巡狩,所以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preparation,期待这次perfect的修行!”

看着后辈亮闪闪的眼睛,濑名泉稍微感到了欣慰,或许骑士团的未来还不至于无可救药。

“小幺还真是积极嘛……乖孩子乖孩子~嗯……这个味道……那几袋是粗点心么?”

好的,濑名泉决定收回刚刚心中所想的话。这个骑士团吃枣药丸啊。然后他严肃地检查了朱樱的行李,没收了粗点心。小熊的嗅觉还真厉害,他又想,这家伙其实不是吸血鬼而是狗吗?

“好啦好啦~”略微提高音量,集中了同伴们的目光后,鸣上岚向身前的月永レオ征求意见,“既然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出发吧,国王大人?”

“嗯嗯。”

很显然,他们的王心不在焉。

总会好起来的。濑名泉想。不然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敬他、爱他、追随他,他们是王最亲近的骑士们,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并非总能懂他,可这世界上又有谁总能懂月永レオ?也许有人可以跟上他跳跃的思维,在此之后却会发现还是难以猜透他叵测的心思。即使他只是纯粹地表现所有喜怒哀乐,简单地爱这个王国、这个世界,而他生来耀眼风光,万民景仰天才的骄傲,从不会为谁的言语、谁的驻足而改变。

那噩梦深渊,只有他才能救他自己。



评论
热度 ( 51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