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芥川志贺aksg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英レオ】It's only a fairy tale (Prologue.)

>>>天祥院英智x月永レオ。

其他隐藏CP含义请自行体会(。

拿七月份写的故事来诈尸一下,本来是交给合志的稿的说……那时候想着狮子心还没出来我赶紧在打脸前写完就跑,结果没跑成。

为避免误会,声明,没有任何角色真·死亡。

世界观就是标题。<<<


一场梦境的结束是另一场游戏的开端。

————————————————



Prologue.



    若说这场游戏输赢已定,未免过早。

    月永レオ咳得厉害,几乎没有片刻喘息的机会,而他毫不在意,也来不及去在意,能够活着走出那场爆炸已经算是十二分的幸运了,他还有资格奢求幸运女神的再次眷顾吗?继续往前走,对他来说有些艰难,但他的步伐依旧坚定,不含任何犹豫。

    他的亲友已经离世,他的骑士已经战死,他的双目模糊,他的双手颤抖,他的怒火燃烧,唯有复仇的执念指引他向前。

    他是孤身的国王,誓要征伐那高座之上的暴君。

    尽管最终将是粉身碎骨的败局,亦不能辜负身后的荣光。

    “很遗憾,国王大人。”

    上方传来了戏谑意味的声音,他不由得止步,抬起头。

    那居高临下的暴君微微勾起唇角,眉目之间满是温柔笑意。

    “到此为止了哦。”

    仿佛是恶魔的审判宣告到来。与此同时,身形剧烈摇晃着的国王终于不得不单膝跪地,从胸口洇开的红色很快沾染了他胸前的蓝玫瑰。他愣愣地用手去触碰那些温热的液体,有点难过地自言自语,原来我们的血都是一样的啊,セナ。随即又夸张地大笑起来,笑得忘乎所以。或许是对失败的不甘,或许是对自己的嘲笑。剑掉落在他脚边,他却没有力气再捡起。

    走到他面前的暴君沉默地看他笑得脸色渐渐苍白下去——他正随着血液的流失而变得虚弱。也许是那阵笑更加速消耗了他的生命力,月永レオ停下来喘了喘,但他并不打算安静地等待死亡,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尽管可能现在说话对于他也是一种折磨,他仍嘶哑着嗓子开口,“你知道吗,皇帝,我以为我是不同的。不同于所有人。”

    “セナ曾说过我是命中注定的国王……”

    这么做大概很疯狂。月永レオ费劲地说着话,关于他的过去,关于他的自以为是,关于他的王国与骑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有在听。那是他一生的死敌,而不是教堂的神父。可他想,也再没有谁能够比那个皇帝更了解自己了,至少是这个时候。他已是将死之人,他的一切又还能说给谁听呢?

    “……然而我错了。我和他们所有人一样。我的过去就像一场荒唐的闹剧。”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彻底看不见这个世界了,他看不见他所爱的,亦看不见他所恨的,他疲惫地闭上眼,感到从未有过倦怠。但他不知道是否该庆幸自己还没有丧失听力,因为出乎意料地,他听到了某个熟悉而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不,你是不同的。”

    “你是月永レオ,独一无二的月永レオ,我宿命中的对手。”暴君——天祥院英智弯下腰去,伸出手,遮住了国王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并不奇怪手心有微微的凉意。“你无愧你的骄傲。”

    “……你赢了,皇帝。”

     那是国王最后的言语,轻得如同一片羽毛,可总还有他的宿敌能够捕获。

    “是呢,我赢了。”

    皇帝喃喃应答,不如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俯身去亲吻他的国王大人,满怀虔诚的爱意。

    “晚安。”


    若说这场游戏输赢已定,未免过早。

    他拔出方才插入死者胸口的匕首,因溅上衣襟的血迹而稍稍皱眉,待目光触及死者的面容才又转变神情,他轻快地笑起来。

    “现在比分持平了哦,月永君。”

    他摘下了那朵沾染血色的蓝玫瑰。


    几只渡鸦在黄昏飞过村落。

    远征的骑士无人归来。






评论
热度 ( 36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