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正冈一门

[本命CP]
しがだざ(sgdz)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英レオ】It's only a fairy tale (Chap.06~07)

>>>天祥院英智x月永レオ。

其他隐藏CP含义请自行体会(。

世界观就是标题。<<<


前:Chap.04~05


当局者迷。

————


Chapter 06.

 


濑名泉想快点从这个噩梦里醒来,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噩梦。

他火急火燎地赶来,绝对不是为了听他的国王对于敌国君主的邀约应了声“好啊”。那个口腹蜜剑的暴君到底说了什么花言巧语来迷惑他的国王呢?啊啊,真是令人生气。他的国王甚至惦念着给皇帝他的止咳糖浆。他们的关系应该是这么好吗?……或许他可以趁此机会在糖浆里下各种致命的毒药?

不,不是这样的。

能够带领王国繁荣昌盛走到现在的月永レオ可不是一个简单的笨蛋。

“……我的王啊,您究竟在考虑着什么呢?”

被寒冽的剑指着脖颈,濑名泉苦笑。

他的敌手,一身典雅的红袍,戴着眼镜,不苟言笑的男子环顾四周停止打斗的骑士与从者们,“我们没有恶意,骑士们。”

“至少在今天?”

男子的目光在嘲讽的骑士身上略多停留了几秒。黑发红眸苍白的脸,鬼使神差地使他想到他的吸血鬼友人。深深呼吸后,他冷静地回答,“……至少在今天。”

毕竟谁又能料到今天以后会发生些什么呢?

他突然想起了出行前天祥院英智有所期待的笑容。

大军压境的巡狩与目的地以外的徘徊。路边折下的蓝玫瑰和练习许久的魔术。莫名其妙的队伍布置拦截住王国的骑士们。

最终捕获了狮子。

一切都在皇帝的棋盘上循序渐进,而他们俱是身陷其中无法自已的棋子。

若当真有人能够料到今后如何,他想那大概就是天祥院英智。

 

 

暴政的君王,天祥院英智。

这个秩序的国度的人们谈及他的名字就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即使他们依然歌颂着皇帝的丰功伟绩,即使他们依然膜拜着皇帝的荣耀光辉,他们会在外人听不见的角落小声控诉着皇帝的独裁专横。

月永レオ来到这个国家的第三天。传说中的独裁者温柔地笑着问他,“你喜欢这个国家吗?”他想了想,说,“我还不知道。”

这是个和平美好的国家,同时又是麻木腐朽的国家。人们爱戴皇帝,同时又憎恶皇帝。多么有趣的矛盾啊。尽管他还难以判断自己是否喜欢这里,但毫无疑问,他被吸引了。他好奇这个国家,更好奇那站在权力顶端的皇帝。

于是当天祥院英智邀请他一道去漫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应允了。当然,他没想到算是微服出访的皇帝俨然一个超龄的熊孩子,好在很快他也进入了熊孩子这个角色。两人愉悦地玩遍了一整条大街,身后的侍卫则尽心尽责地为他们觉得新奇的玩意儿买单,必要时还得出来向他们科普庶民的常识,免得皇帝大手一挥,把别人家的私有财产都给变国有了。

这欢乐得几乎让人忘乎所以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两位开开心心地吃着路边的小食走进广场。广场中的人群围绕高台而聚集,高台之上是暗红长袍的审判官在朗声宣读一纸罪状。月永レオ的脚步停下了。他听说过这个广场,人们私下称之为坟墓的广场,总有人在这里被公开处刑,被红月的行刑人们宣告罪名后杀死。

聚集的旁观者便如同没有感情的木偶,沉默地聆听,沉默地注视,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夺走了他们的思想、束缚了他们的灵魂,他们因而臣服于帝国的权威——所有人都知道,红月的背后就是皇帝。月永レオ僵硬地转过头,看见天祥院英智还是一如既往地微笑着,眼神像个兴奋的孩子,就和方才在街上没什么两样。

直到那场死刑于一瞬间结束,蓝眼睛里的异样光彩也转瞬而逝。

月永レオ觉得没由来的难受,空气中弥漫开的血腥味冲进了他的肺部,甚至还缠绕着他的呼吸。他想大喊、想狂吐、想掐住自己的咽喉,如果这么做可以让他摆脱这种类似窒息的痛苦。

但他没有。他垂着头,逃离此地。

仿佛到处都是淋漓的血,他匆匆地走,听见幽幽的叹息,听见嘤嘤的哭泣,听见人们惶恐地议论谁是下一个上断头台的可怜人。

最终,他止步,缓缓地抬起头。

“欢迎回来哦,亲爱的国王。”

翠绿的眼眸里映出了对方没有温度的笑容。

月永レオ想,他还是不懂天祥院英智。

 

 

“你喜欢这个国家吗?”

再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是月永レオ来到这个国家的第十天,他被囚禁于皇帝的空中庭院里消磨时日的第二天。天祥院英智优雅地喝着红茶,而他提问的对象正埋头于白纸间进行涂鸦创作,对此兴致缺缺。

“嗯……不喜欢这个花园吗?除了造型有点像笼子,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地方啊。”

“你看,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王都哦,很方便画地图吧?”

涂鸦的笔稍稍停顿,又继续。

“你简直比セナ还~啰嗦呀,皇帝。”

国王依旧没有回头,只语气不善地表达自己的心情有多糟糕。而话音未落,他熟悉的咳嗽声又来了,那漫长的蚕食着皇帝的生命力的咳嗽声,他沉默地听着,似乎最近出现得愈发频繁了。

“你需要点止咳糖浆吗?”他在一切归于平静之时开口。

他背着身,没有去看皇帝的表情,但他感受得到那长久停留的目光。

“不,至少现在我不需要。”他相信皇帝一定又露出了惯有的微笑,“总有一天我会需要它的。”

 

 



 

Chapter 07.

 

今天的午饭又是鸽子。

朱樱司盯着银盘里的食物看了许久,若有所思。

“小司,要来点鸽子汤吗?”他身边的鸣上岚随即笑眯眯地推过来一只碗,“姐姐我爱心特制哦~”

“多谢前辈。”朱樱司僵硬地接过碗。稍稍抬起头,他看见他的前辈们正都一脸淡定地享用着这次午餐,没有人对已经连续一周以鸽子为主食的事实提出异议。很不对劲。很不对劲。难道这是骑士的某种修行吗?他很快就否决了这样的猜测,因为有另一种可能在他心中浮现并将其取而代之。

“怎么了,小司?”发现后辈露出了纠结的表情,鸣上岚关切地问。

“我……恕我冒昧……”朱樱司踌躇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Knights的经济情况是陷入危机了么?如果是这样,朱樱家可以提供economic aid,即使是我个人,也可以进行融资来帮助……”

“停止你的胡思乱想吧,朱樱。”长餐桌的另一端,王国的首席骑士黑着脸,敲了敲桌面,打断后辈的话。“王宫的收入支出都很稳定……不用担心。”

那平日里看上去总是半梦半醒的骑士也笑了起来,他托着下巴歪头看向朱樱司,一边漫不经心地拨弄碗里的银汤匙。“呀~还真是听到了有趣的话呢……呼呼,你怎么会这么想,小幺?”

“抱歉,我只是……觉得这一周以来的菜单有点奇怪。”汇聚了众人目光的后辈垂下头,声音有些低落。

“哦哦,姐姐我也觉得吃鸽子都吃到腻味了,不过除此以外就是麻雀和鹊了吧?”

“嗯嗯,我是无所谓哦……小幺你喜欢吃哪种鸟?”

“鸟?我、我……”果然听上去还是鸽子比较好吗?朱樱司挣扎着不让自己陷入混乱,抛出了疑问,“到底为什么都是鸟啊?”

这个问题令他的前辈们沉默了十秒。

“因为泉不想浪费食材吧?姐姐我听说多吃点鸽子能够美容养颜哦~”

“反正小濑每天都得给那些小鸟收尸……呼呼,循环利用也不错不是么?”

濑名泉默默扶额。这两个家伙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还能不能好好跟新人解释清楚了?非要说得他像个变态一样吗?!他努力按捺住谋杀同伴的冲动,转过视线,见他的后辈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禁叹了口气,说,“别多想,我只是在等国王大人的消息。”

“他有着很多乱七八糟的技能,若要从那狡猾的暴君眼下传出消息来,他大概会驱使鸟儿吧。所以我每天都会射落一些徘徊在王宫上方的鸟……”

“那混蛋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却不是会把自己的国家随意丢弃的人。毕竟在成为国王之前,他也是一个骑士,有着骑士的精神与大义。”

“尽管我不知道他如今究竟想做什么。也许收到消息的那天就是开战之日?啊啊,他总是会给我们留下一堆烂摊子的。”

我真是为那个笨蛋操碎了心啊。

谁都看得出来濑名泉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这句话,当然,他本人绝对不会说、不会承认的。

王城的首席骑士站起身,准备离开餐厅。

“……可谁叫他是我们的王呢。”

王所指之处,即骑士剑锋所往。

 

 

这是月永レオ来到这个国家的第十五天,他在出口封闭的空中庭院里度过了六天。那所谓的空中庭院,就像所有童话里描述的那样,是一座巨大的悬空的美丽花园,除了它那与牢笼极为相似的造型,谁都会乐意住在这儿的。好吧,即使真的是谁都乐意住在这儿,那也一定不包括月永レオ,仅仅两天他就摸遍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并且遗憾于没有找到任何宝藏,然后他开始觉得无聊。

在大部分时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待在这空荡荡的花园,自由得过分,与其说他像牢笼的困兽,不如说他像误入迷宫的勇者。对,他就是特修斯,他在弥诺陶洛斯的迷宫里!很快他就在心中设定了新的剧本,一如既往地,他是伟大的骑士,他的使命是打败牛头人,不,是暴君天祥院英智。

而天祥院英智最近不怎么常来看他了。他猜或许是因为皇帝的病情渐渐恶化——他似乎总能听见那经久不息的咳嗽声,又或许是因为皇帝正在计划别的阴谋。

月永レオ侧躺着,一手撑着头继续瞎想八想,另一只手往昂贵的地毯上洒着玉米粒儿。他的受惠者——一只羽毛灰白的鸟儿十分愉悦地在琢玉米粒。没一会儿,它就停止了这个动作,小脑袋随即转向了它的施惠人。

“如果你能够从セナ的箭下活着回来,这些玉米就都是你的啦~”月永レオ用手指顺了顺鸟儿的羽毛,还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嗯……不过据我统计,以セナ的箭术,你存活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啦。”感觉到了手下的小生物在微微发抖,他又轻声安抚,“我开玩笑的啦。”最后一次检查了鸟儿腿上的头绳松紧,他松开手。

“那么拜托了~把这份地图带到我的骑士那儿去吧。”

月永レオ遥遥望着那个灰白的影子飞向天际,与此同时,听见了身后响起门锁晃动的声音。

“下午好啊,皇帝。”

他回过头,笑着对“笼子”外的天祥院英智问好。


评论
热度 ( 3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