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芥川志贺aksg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翻译】【DMRW】Developments

算是个翻译练习。待授权。

也为我圈暖一暖。



Authur:vix_spes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Relationship: Draco Malfoy/Ron Weasley


Summary:

Draco had made it onto a professional Quidditch team:he hadn't been expecting anything more than that.





“然后这里是更衣室。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哈,我们真走运。这是我们另一个新签下的球员。也许你们曾一起在Hogwarts待过?Malfoy,这是我们的新守门员……”


 “Weasley.” 


那张Draco Malfoy最不想在这间更衣室里看见的脸正是属于Ron Weasley的,他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Draco一直坚信这最终、最终将会成为他人生的新开始,一个他盼望至今的契机。而当他听说Oilver Wood,前任Gryffindor魁地奇队的队长成为了Falmouth Falcons的主教练的时候,他曾有过一点担心,但若非那个男人觉得满意,那么他对于Draco的这一尝试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礼貌。可面对Weasley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太好了!你们认识彼此?”


 “认识。”


 “差不多吧。”


完全没有注意到气氛紧张——这个人到底是在哪儿度过之前十几年的呢——Mr Gardiner对他们两个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很好,那我就把你留在这儿了,我肯定你们两个有很多旧想要叙一叙。你们都能加入队伍真是太好了,希望一些新鲜血液可以让我们队重新振作起来。明天训练见!”


门在球队经理离去的身影之后阖上,更衣室里便只剩下僵持于这尴尬沉默中的两人。Draco的头脑飞快地运作着。Weasley在Falmouth这儿做什么?还有他在职业的魁地奇队伍里做什么?他理应待在伦敦的魔法部,和Potter——那个傲罗司的中心人物一起。你还能料想三分之二个Gryffindor黄金三人组会做些别的什么?


 “所以,你就是新来的找球手?”


Draco被Weasley突然的开口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而当他抬眼望去,他发现对方甚至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反倒是Weasley光裸的后背对着Draco——因为他正在换衬衫。但并不等Draco做出回答,Weasley就继续说了下去。


“Draco Malfoy,现在和普通人一样了,第一次在没有父亲帮助的情况下找到一份工作的感觉如何?”


Draco感到自己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吐不出任何言语,这样一点也不帅气(甚至显得有些愚蠢),可Weasley的话使他呆愣住。 “Umm……”


“别误会。我依旧不喜欢你,Malfoy。但是,我了解Wood,也清楚他有多看重魁地奇:如果他不认为你是最佳人选,那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且不论Weasley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可以确定的是,现在Draco最不想听见的那些话也都出自他口。不知何故,Weasley总能看穿一切似的一语中的*。


Draco是不必为了生计而非工作不可的,即使除去他的家族所做的一切,他也仍然富有,富有到足以供养得起他不须工作一日都可衣食无忧一生的地步。更何况,Draco已于昔日经历过了这样的生活。就他而言,追随他父亲的脚步并非他所想要的。尽管他喜爱魔药学,他却不想在熬制药剂中度过余生。至于魔法部的工作是对他来说更不具有吸引力或是说,不切实可行的选择。


这就只给他留下了一个选择:魁地奇。Lucius可能在很多年前给过他机会去Slytherin的魁地奇队伍,Draco也是真的很擅长魁地奇,然后他为了得到今天的这个位置努力练习。尽管有着天赋和以此为业的意愿,他还是被许多职业球队拒之门外,直到最后被Caerphilly Catapults的预备队接纳。从那里,他又转去了Falcons,然后终于,有人承认Dracon得到了这个位置是因为他足够优秀。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人是Weasley。话虽如此,Hogwarts的岁月已经过去很久。也许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也许Weasley已经变得成熟。


“那么训练见,雪貂。”


好吧,也许没有。




 ~*~


直到加入Falcons几个月之后,Draco终于开始觉得他似乎逐渐能够融入这支队伍了。最初的那几周他过得十分艰难。其他队员们没有公开地表露出敌意,可他们也非衷心地欢迎他的到来,其中的一两个显然不打算隐瞒这一事实,他们在更衣室里一见他就绕道而行。他们也曾窃窃私语过一些关于食死徒的传闻,而Draco一点都不想听见那些议论,他只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扬起他的头颅,忽视他们,专心于他自己的魁地奇比赛。


与此同时,Draco发现他越来越投入于与某个守门员的相处**。同为团队的新加入者的缘故,也因为是队伍里最独立的两个职位,他们常常凑到一起进行练习,无论他们是否喜欢这么做。Oliver Wood才不在乎那些陈旧的学生时代的对抗,或者世代延续的家族仇怨。于他而言,他们没有好好为魁地奇付出努力就会在球场上失去立足之地:若是Draco和Weasley无法齐心协力,那么他们两个都将会离开队伍。只要他们不想被踢出球队,他们就得在此之前尽早地建立起一种哪怕他们并不情愿的关系。


虽然这不过是一个工作关系。他们礼貌地对待彼此(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当你回顾他们俩的历史和他们的家族恩怨时便会觉得),配合默契,但他们还是难以被形容为朋友。Draco所知道的关于Weasley的每件事都是从他与其他队员或者Wood在更衣室或者球队夜游的闲谈中听来的。通过这种偷听,Draco得知了Weasley的确曾跟随Potter成为了傲罗,却没过多久,他便离开去帮忙照料他哥哥的生意,最后,在魁地奇上,他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Draco不禁有点动容——他也看见了他们之间一些微妙的相似——这个Weasley否决了那些安逸的选择,拒绝了为他的兄长工作或是依赖于Potter。毫无疑问,Weasley是一个好守门员,并且在Wood的关照下飞快地进步。已经有令人激动的言论风传于队伍之中,他们可能不会以联盟垫底的成绩结束这一年,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新教练,还因为他们新找球手和新守门员的存在。


当这些话传入Draco耳里,他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得意,但他明白在那玩笑的传言风起之时,他并没有完全胜利。至少不是他独自一人被玩笑选中,你看,Weasley那如火焰般热烈鲜艳的面颊便是证据。




~*~


到了赛季最后的几场比赛,Draco的Weasley渐渐变为Ron,他们的工作关系也已转变为一种似乎主要是基于彼此的打情骂俏而发展出的有点古怪的友谊,这令其他队员们都觉得有趣。若是他的父亲获悉此事,必定会万分震惊。可是,尽管他的父母把再多适宜婚娶的女子推到他的面前,无法改变的事实是,Draco迷上了一个Weasley。并且是一名男性的Weasley。


当Draco开始发现那姜黄色的发和小雀斑的魅力而不是先取笑它们的时候,他还不能完全肯定些什么,但它确实发生了。在Hogwarts的学生时代,他的目光曾扫视过Slytheirn的魁地奇队伍,这没什么稀奇的,而Hogwarts的男孩和Falcons的男人是截然不同的。因而,Draco尚未意识到他的双眼在队里其他男人身上的匆匆停留,远不如它们对于Ron Weasley宽阔的肩膀上那片苍白却点点雀斑的皮肤的留恋。


Falcons以联赛第二名的成绩结束了赛事——这多亏Draco敏锐的眼力,他从 Appleby Arrows队手中为他们夺得胜利,之后,Ron Weasley以一个吻扰乱了他的心神。Draco想他有必要紧紧抓住对方的肩膀。那真是令人窘迫,Weasley怎么总有办法让Draco陷入混乱呢?

前一分钟他们的队伍还在享受赛后的淋浴,后一分钟,Ron被压在了湿滑的瓷砖上,Draco的唇覆上了他的唇。他不清楚现在这都是怎么发生的,但他也没有抱怨。他将如何?Ron的脑袋砰地贴上了墙,他不由得呻吟,然后Draco的唇顺着他的咽喉往下抚去。


在Draco加入Falcons的时候,这绝非他所料想的生活,然而,他开始学会简单地顺其自然,静候万物生长: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等待着你的是什么。







————————————

标记了一些以我的渣翻水平难以更好地表达的句子。

*Weasley had managed to cut straight to the heart of things

**he was thrown into the company of a certain Keeper more and more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