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旧物归档】西蜀旧念&不负此誓

-两篇断章

-历史同人

- 第一篇维禅。第二篇昭禅。




-姜维X刘禅   清水

-其实历史已经被我吃掉了

-逻辑还好吗

 

 

 

西蜀残章

BY 陌雪

 

他尚且记得初次见那人时的光景,无风无云的日子,丞相府的后庭花开正好,忽地就见了那少年,眉目柔和,眸子清亮得仿佛能映出人心,微笑着朝他颔首,“将军。”

后来于朝堂之上再见时,那样的少年稚气已是不复,眸子里的光彩也沉淀下去成了墨色,让人难以看清。而他亦渐渐担负起了前人未完的北伐重任。

纵然是尸骨成丘、血染荒野,他们都退无可退了。祖宗基业、恩师遗愿,一念之间,便是要耗尽此生。

他曾这么以为他们是同路人,就像他曾以为自己至少能为那样清亮的眸子守得住这方蜀地。

 

“将军。”许久高堂上的人才开口唤他,清清淡淡的音色恍若如初。而一抬首,他不由微怔。那匆忙敛去的悲悯神色莫不是错觉?上方的声音带了些倦意,终是准了他出师。

当夜觥筹交错算作饯别。他无心多饮,略略应酬了几杯,就趁着旁人没留意往殿外去了。月色晦明参半,他见得不远处有个人影,刚想走近看看,突然间那人回了身。

“……将军?”

他竟是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此刻该是行礼还是该说些什么。于是在这微微染了几分凉的风中,两人相对无言。

“相父曾说‘这蜀中都是念情而为事的人’。”到底是那人先开了口,依旧不起波澜的语气,“我看,倒不是什么好事。”唇边莫名现了笑意,舍了王家的自称,仿佛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孩子一般真心实意。“……其实,我只希望有一日天下太平、百姓和乐便好。”

他在月下看那人眼底的神色极是真切,明明比自己小了五岁的年纪,却是太过清楚世情。突然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他猛地单膝跪地,“伯约此行定不负所托,誓要北定中原、兴复汉室。”

就算不去望那人也知道,那墨色眸子里的最后光彩终究是失了。一时间有些难过起来,其实他不过是想告诉那人——有些东西,不是说要放下,就能轻易放下的。

 

“刘公嗣,你属下的人还真是忠心呢。”

正斜倚着栏杆的锦衣人依旧安然自若,只是淡淡地问:“结果呢?”

“谋逆之臣,你说会有什么结果?”

刘禅阖上眼目,不再多言。

 

金戈铁马声忽地惊破一梦,他立即翻身而起按剑,才发觉已是天明,昨晚不知何时自己就伏在案上睡去了。出了营帐,他见了士卒的异国装束不由皱眉,突然又觉得自己好笑。

早就没有了蜀汉。

他倒真没料到那人轻轻巧巧地就降了,都不待自己回去拼上一拼。但也确是那人的性子,可剩下的他却还是不能放。

“这蜀中都是念情而为事的人啊……”

退无可退,到底还是想赌一赌。

 

很久以前,那个谋定了三分天下的人告诉那个双眸清亮的少年:“你的仁德,不能是蜀汉的仁德。”于是刘禅才了然,他终究不过是蜀汉的象征罢了,那个众人所相信的真正可以追随、有资格夺得天下的人已梦去了桃园。

“他们忠的并不是我……”

周围早是没了人,他望着一方碧池失了神兀自低语。突然念起了某个名字,也曾是与自己一样被托付了重业的人,当真是为此耗尽了此生心力。浅浅的笑容不禁苦涩。

“他们忠的是蜀汉而已啊。”

忽地扬手,有什么东西落入水中,惊散一池锦鲤。

“这蜀中都是念情而为事的人,真不是什么好事呢。”

 

终是沉底,再寻不见了,这西蜀旧念。

 

= END=

 

 

 

-背景真三国无双 伪历史向

-司马昭X刘禅

-女装梗 

-丧心病狂

 

断章

BY 陌雪

 

 

“安乐公真是好闲情。”

那正斜斜倚着栏杆看池中锦鲤的人听得身后颇为玩味的语气倒并不惊讶,只回过身,低了眉眼,平平淡淡地唤了声“陛下”。

没由来的几分不悦,但也不至于埋没了今日的兴致,司马昭略一挥手,便有宫人恭敬地捧了一方碧色上来,谨慎放置在了小亭石桌,又退下。见面前的人仍是无意抬头,他更走近了些,笑着说:“过来瞧瞧。”恰是能看清那墨色眸子深处的些许戒备神色一时明灭。

那方碧色显然是投其所好,悠悠地扯住了来者的心绪。而依照样式辨出了这分明是女子的衣装,刘禅不禁皱了眉头。

“这宫装如何?约是比不得蜀地锦绣,不过……”

司马昭原是在闲暇之际忽地想起了当年诸葛亮曾送妇人装饰给父亲,于是起了孩童心性,也想以其人之道报复回来,可如今脱口而出的言语竟与事先准备好的狂妄说辞大相径庭。

“不过,安乐公天生丽质,穿上应是另有一番风景。”

略略明了了对方的意思,刘禅多少还是有听闻过那件事的,虽然他实在无法想象记忆中总是一脸严肃模样在殿上陈情言事的相父也会使出这样的把戏。相父……他闭上眼,短暂的黑暗更是遮掩不住耳畔尚且回荡的泣血字句。

到底,还是被这方碧色乱了心。家仇国恨,怎是说忘记便能忘记的呢?

那道身影突然微微发颤,司马昭觉出了异样,“怎么了?”他在他身后不由伸出手去,还未及触碰到肩头,那身影已是静了。

“无事。”依旧平平淡淡的语气。

司马昭忽地就不管不顾地抱住了他,“可是想起了蜀地?”

怀中人不挣不动,只望着那方碧色,“……想与不想,又有什么区别呢?”

司马昭笑了起来,手上却加重了几分力道,“昔日你说‘此间乐,不思蜀’,如今可是悔了?”

“那么昔日君许诺我一世安乐,如今可是悔了?”几乎是立时反唇相讥,然而彼此都不见恼意。

应是被箍得太紧,怀中人也渐渐有些不安分了,司马昭便缓了力道。于是趁势脱离了禁锢去,刘禅无奈地揉着腕子。

“刘公嗣,记得,终我一日,终你一日。”

突然停了动作,他看了自己还泛着红的腕子一会儿,又抬头望那边一脸认真的人,“你方才说什么?”

那人仍是一脸认真地答:“我说,你的女装扮相一定很美。”

 

 

昔日城破,他问他为何如此轻易投降,他却反问他为何覆灭蜀国。

待安得一隅可问鼎九州,乱世中还有谁记得初衷是天下太平?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若我一朝登顶、天下太平,便许你一世安乐。”

 

终我一日,终你一日。

不负此誓。

 

= 终 =

 

 

评论
热度 ( 19 )
  1. 江东有鱼妄言成书 转载了此文字
    当时第一篇萌哭【喂】真的文笔很不错羡慕XD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