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喻王】归宿

· 古风武侠paro
· 和之前两篇共享世界观
· 那篇三劫循环的脑洞相关
· 两个片段,有糖有告白^ ^
· 微含黄王 方王




“王杰希你……”

很累吧。

为什么还不放弃?

喻文州笑得苦涩,这些话即使不说出来也是彼此心知的。其实他早应该想到,从入了死局的开端起,那人淡淡一句“不和”并不是玩笑,原来就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硬是与他要拼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只是输赢未定,又何必废子?
他闭上眼,试图凭借暂时的黑暗冷静。
不,并不是两败俱伤。
“你……”
真的很累了吧。
宁可牺牲自己,来换微草未来吗?

“放开吧。”

阳光斜斜入窗,倾洒了窗边人一身。王杰希依旧是安然地端坐棋案之前,而在听到喻文州的声音时,眉眼却有几分几不可见的变化。

“放开吧。”

似乎感知到了对方的微微动摇,喻文州又重复了遍这仿佛带了某种魔性的话语。王杰希抬眼望去,只见喻文州此刻的笑容比过去还要温柔得一塌糊涂。

“对不起,我放不开微草。”
最后,他平平静静地说。



他想他大概终于亲手击碎这温柔的幻象了。
他想他大概终于不会再做这样温柔的梦了。
终于,舍得了。
他突然就感到很心累。
铺天盖地的倦怠。



=======================


他被轻轻拥住,潮热的风撩过耳畔,喻文州的声音直直入了心。

“杰希,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很累,那就放开吧。”

这一句话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王杰希的大脑忽地就混乱成一片。

“王杰希你累不累啊跟我们蓝雨斗了这么多年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记忆里聒噪的剑客咋咋呼呼地说个不停,“我说你整天想这么多干什么呢无不无聊啊不如和我说说话呗要不我们去看星星吧文州说你喜欢看星星那我们去蓝雨的主楼顶层看吧顺带给我算个卦什么的我听说……”

“小堂主你啊别太拼命,微草不是一个人扛的。”满天星辰很快破碎又成了别的场景。他恍恍惚惚再见了那年江水潮落,远行的故人独独立于青白天色中,模糊的音容则化成了一团暖色,“高飞的鸟总有落地的归宿。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歇吧,可不要勉强自己。”

他想这些他都明白,谁都看得出他王杰希已经显了疲态,对微草而言这点很致命,所以他才干脆地把自己作为了废子,来成全微草的未来缺少他也能够独立向前。可是他全然忘了故人的话还有后半段。

将要坠地的王杰希,又要归于何处?
微草吗?放不开微草的他最终只会成为微草的隐患。


“苦心布了这局,为什么还不放手?”
所有虚景都纷纷扬扬散去,他回过神来,近在咫尺的喻文州笑得有几分狡黠。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喻文州怕是早就看清了,这次困在局里的反倒是心有所羁的王杰希。
“你……”王杰希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却被对方抢了时机。
喻文州有趣地看他神情,语气不紧不慢,“杰希,留在这里怎么样?”
“……不怎么样。”
“把这里当作你的归宿……”没理会对方的回答,喻文州自顾自地说下去,眼底渐渐堆起层层温柔。
“我的归宿是微草。”
“……然后,我们在一起吧。”
“为什么?”
“我喜欢你,王杰希。”
喻文州的语气无奈得宛如宠溺,而王杰希终于满足地勾起了唇角,再不掩饰溢出的笑意。


“喻文州,我也喜欢你。”






= 没有了 =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