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周江周
-苏与狗血并存
-其实是试阅(。

两人在古都街道携手漫步护城河畔,看水面花灯流火摇曳,隔江星星点点万千人家,恍恍惚惚时空交错似的,这条路像是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自是不知,前世里轮回山庄的少庄主曾于此提灯而立,待了半宿只等一人越江来赴这约,他好亲手将花灯付与,许个一世相守。

如今终是不枉轮回。

远远尚能听得唱腔悠扬——

莫教偏,和花和月,天教长少年。

若天教长少年。

-晚自习摸鱼
-周江周
-武侠paro
-文言文纯瞎扯

当贺武的门主顶着巨大压力——几乎是要老泪纵横还仍摸不清对方这日的造访到底是什么意图——正一脸惊恐的时候,沉默许久的轮回山庄庄主突然开了口,说出让他更惊恐的话——
“江波涛……”短暂的停顿后似乎终于找到了称心的措辞,寡言的枪王微微笑着说,“嫁我。”

感觉后续应该是小周回去后被方太后教育了,几日后贺武门主收到一封来自轮回山庄的长信,言曰“……小子无礼,若有冒犯望门主海涵,然吾儿闻贵门有名士江波涛者,遥思而慕……”随信附帖。
然后贺武门主心累地去准备小江的嫁妆。

==

【周江】朝颜-终焉

·周江

·想说的都在前篇【朝颜】

·主体三章传送→【牵牛】 【桔梗】 【木槿】


【朝颜】


周泽楷这天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是经历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梦境,却被消除了记忆似的想不起任何梦中片段。他有点懊恼地摇了摇头,倒也并没怎么在意。

今天的安排是出席普通的战队宣传活动,结束后轮回众人就各自散了,算是半个假日。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走,拣了条人少的小路摘了墨镜,同是长舒一口气又相视而笑。路过街角有瞥见家花店,周泽楷突然就停下脚步。他对门口的那片浅色颇...

【周江】朝颜-木槿之章

·周江

·顶风作案

·想说的都在前篇【朝颜】


【木槿】


“交往?”


周泽楷好笑地看着比自己小一届的后辈在听到这句话后迅速红了耳根,手足无措的可爱样子瞬间打消了他告白时的紧张感。

“小江。”他干脆走得更近了些,稍稍低了头——几乎要与江波涛前额相抵,又重复了一遍,尾音抑制不住微微上扬,“交往?”

少年没有后退,深深吸气呼气,终于自然地绽放开一个笑容去回应。

“好。”


于是他们成为了恋人。

而日子...

【周江】朝颜-桔梗之章

·周江

·顶风作案

·想说的都在前篇【朝颜】


【桔梗】


江波涛又做那个梦了。


梦里是视野宽阔的西方古战场,背景永远是荒烟大漠的日落时分,宛若诸神黄昏的兆象。江波涛穿着奇特的服饰,执了短剑,四面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各路各色人物将他团团包围住,像极网络游戏里的场景。可是,擦肩而过的刀光剑影和那些脚下的术法陷阱,生死一瞬真实得令人心惊。

所幸他从来不是一个人。

他有始终和他在一起并肩战斗的人。

“砰砰”,身后传来枪响。

不必看也知道那是他的神枪手来了...

【周江】朝颜-牵牛之章

·周江

·顶风作案

·想说的都在前篇【朝颜】


【牵牛】


一闪而过的白光忽地照亮正穿林而过的列车,随即从天际传来的声响让夜幕之下的大地也微微颤抖,紧接着便是倾盆而下的雨。

本来闭目倚靠在车厢墙壁的周泽楷突然坐直了身子,皱着眉去看手中的怀表。旁边的吴启和吕泊远以为他要起身,小心地问:“小周,我们动手吗?”

周泽楷摇头,谨慎地收回怀表,又垂了眼帘。

“一刻后。”

吴启和吕泊远不多想就明白这是说行动时间,暗暗松了口气。周泽楷向来少言寡语,说话特别言简意赅,但有时候也太言简了,反...

【周江】朝颜

· 三月份参本的文。在此放出。

· 平行世界。有不怎么好吃的肉……简单粗暴/_\


文BY陌雪


【朝颜】


“朝颜花吗?”

“其实普遍是指那些早上绽放而下午凋零的花呢。”

“不过人们通常说的朝颜花基本就是指牵牛、桔梗、木槿这三种。”

“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哦。”

“牵牛是代表冷静和虚幻,桔梗为永恒而无望的爱,木槿则是温柔的坚持。”

“都是大家随便说说的吧,反正和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吧。”

“走啦,小周,我们该去训练了。”...


【周江周】相处模式

· 一个试阅。

· 校园paro,我所中意的恋人模式(。

· 绝望地看着爆出一半多的字数……之后会在lft放完整版,全文是R18的周江请放心(。


文BY陌雪


于是他们成为了恋人。

而日子仍是平平淡淡地度过,每天不算太忙碌也不见得清闲,特别的只是多一个人陪伴着做那些自己喜爱的或是无聊的事情。

比如在清浅的阳光里携手走过林荫道,稍移视线就可以看到恋人的脸庞,随意找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扯到很远,直至教学楼下各自去往不同的地方,互说再见。然后午间多半回...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