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
↑双重沼沦陷中

[史实推]
芥川龙之介
梶井基次郎
志贺直哉

[文アル]
白樺派
[主食CP]
志贺太宰sgdz


真田信之。毛利隆元。
总体是个毛利推。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
基本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日常更新读书相关的子博
@ 木庭川奈绪子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only喻王

-西方玄幻paro自设


-上层精灵的挽歌

王杰希远远就望见了喻文州那裹了一身的黑色长袍,风里微微摇曳的鬼魅模样,近了才发现那是错觉,他整个人却像是与他面前的石碑同化了似的沉寂。

这石碑的位置也是极巧的,仿佛大陆便由此分界——一侧是白雪苍茫,犹似满地死玫瑰,血色分明;一侧火雨纷飞,仿若沙地闪烁星火,血色缭乱。魔道学者静静地看这幅图景,哪里有说不上来的悲戚。只是转念,他便踏雪渉步过去——并没有依靠扫帚飞行,似是同为默许的一种祭奠仪式。古书上曾言的天堂地狱,如今俱是生灵涂炭。

走得近了,他隐约竟能听到黑袍术士几不可闻的叹息,下一秒...

【校园paro】关于执勤那点儿事儿

·cp杂冷。含张李、江周、孙肖。
·梗源于日常。短,蠢,甜。
·画风多变不能好惹_(:з)∠)_

刚入学的时候,李轩自己平日里不迟到已经是很难得了,但自从张新杰每晚比李轩他家闹钟还准的电话打过来后,李轩就只好乖乖跟着遵守和张新杰一样的作息。
其实挂了电话再继续玩也没什么,李轩顶多有点心虚,偏偏这心虚还特显然——他第二天几乎是躲着张新杰的目光过的。
张新杰问他晚上干什么去了。
呃……玩游戏。
什么游戏?
荣耀。
哦,哪个区?
新杰你也来?
试试看。

“三分钟后再不睡,我就放生你。”旁边的牧师角色传来的声音有点失真,“还有作业。”
“哦不!说好了的十点呢!”鬼剑士发出了李轩凄凉的哭...

· 张新杰x李轩
· 私心,特别喜欢写他们的高中生活
· 我们下周执勤所以有了脑洞w

高中时候执勤,老师都会选班里卖相好的三男三女站门口检查风纪。大多数人如李轩,对执勤的侧重点是在于“卖相好”,事实上李轩自己也只做到了这一点,按他所想,检查风纪这种事儿有张新杰呢。于是每每大清早看李轩懒懒散散地打着哈欠走到执勤岗位,伪装成面目和蔼微笑待人的活体招牌,张新杰都不免要皱眉。
“李轩。”
“……嗯?”
“昨晚又熬夜打游戏?”
“呃……”
李轩下意识就缩了缩。
而张新杰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还是执勤时间。

李轩有时候想想,觉得那些年被张新杰以过分认真得眼...

-周江周
-苏与狗血并存
-其实是试阅(。

两人在古都街道携手漫步护城河畔,看水面花灯流火摇曳,隔江星星点点万千人家,恍恍惚惚时空交错似的,这条路像是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自是不知,前世里轮回山庄的少庄主曾于此提灯而立,待了半宿只等一人越江来赴这约,他好亲手将花灯付与,许个一世相守。

如今终是不枉轮回。

远远尚能听得唱腔悠扬——

莫教偏,和花和月,天教长少年。

若天教长少年。

-晚自习摸鱼
-周江周
-武侠paro
-文言文纯瞎扯

当贺武的门主顶着巨大压力——几乎是要老泪纵横还仍摸不清对方这日的造访到底是什么意图——正一脸惊恐的时候,沉默许久的轮回山庄庄主突然开了口,说出让他更惊恐的话——
“江波涛……”短暂的停顿后似乎终于找到了称心的措辞,寡言的枪王微微笑着说,“嫁我。”

感觉后续应该是小周回去后被方太后教育了,几日后贺武门主收到一封来自轮回山庄的长信,言曰“……小子无礼,若有冒犯望门主海涵,然吾儿闻贵门有名士江波涛者,遥思而慕……”随信附帖。
然后贺武门主心累地去准备小江的嫁妆。

==

·深夜犯病的我大概不会好了补作业时的脑洞
·又要玩坏作文材料了根本不懂好好写作文的我哭瞎
·根本不知所云
·全是旧梗
·【】←框里是作文材料

【一个人看不见自己的面貌,他的面貌只能反映在别人的眼里。】

第三赛季扬名的不只是微草战队的小魔术师到来,还有他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若有幸能见,应是看得见他眼底深处一片星辰大海。

【眼睛是最灵敏的器官,但它看不见自己。】

他看不见自己有多疲惫,仍旧是倔强地、固执地,极尽所能,扛起微草向前飞去,引导微草的未来在漫漫长夜也步伐坚定。
他也看不见逝去的时间。
他也看不见魔术师唇边的苦笑。
他只看得见,微草的希望。
这...

【于远】许你好梦

·2014.04.03百字练习
·于远
·不知所云的日常
·文题无意义

于锋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邹远正半蜷身子在靠窗的椅子上,稍稍侧着头,嘴角似乎还噙了几分笑意,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光线明昧的缘故,半侧面目柔和得过分——他就这么如同孩子一般睡去。
忽如一种万物皆静的错觉。

到于锋恍过神来,他和邹远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他几乎能听得清对方安稳的呼吸,他都能看得清对方微微蹙起的眉。

心底某处的悸动渐渐清晰可闻。

而最后,他只是缓缓前倾了身子,散去一切杂念,只是轻轻亲吻少年的眉心。

愿你好梦。

FIN=

【方王】天晴

·2014.04.02百字练习
·方王
·梗来自微博
·so sad被宿管查房的时候不小心按到删除键了只好重新写了一遍QAQ
·文题无意义,现起

即使是不识音律的人也驻足而望,惊讶或是好奇的目光追随着乐声汇聚到公园一隅,深绿色背景里小提琴的演奏者似乎正沉醉于自己的世界,阖上了眼目,而偏有浅浅的阳光泼洒了他满身,倒显得整个人的神情姿态都被暖化了。
忽地音调骤升,修长漂亮的手指更加灵活地跳跃,恰又和着远处悠悠的不知哪处教堂钟响,竟是惊起白鸽纷纷振翅飞去碧空。
蓝天之下,鸽群之中,微风撩动衣角。
天晴日好。

他优雅地收了尾音,睁开眼就对上另一双细看...

【喻王】愚者

·2014.04.01百字练习
·愚人节分手梗
·喻王 脑洞
·其实可以当那篇长梦未休的02看如不嫌太短_(:з)∠)_【并不【那篇真不会坑只要我熬过期中考OTL

喻文州不由多看了王杰希几眼,与昨夜梦境里的并不同,又莫名觉得相同。

“分手吧。”

他感到心脏有瞬间停止了跳动。
暗忖是否想念到了虚实不辨的地步,而一句话偏是惊醒所有好梦坏梦,却没有痛苦,没有绝望,那些惯用来形容失恋者心情的词语全都对应不起来。
他垂下眼帘,微微松了口气,也只是在一刹那暂时性地忘记了怎么呼吸而已,不太严重。
停住的心脏缓缓地恢复了跳动。
他还是微笑着看王杰希。

“好。”

然后,他们分手了...

【喻黄】初

·古风武侠paro
·喻黄
·百字练习
·标题无意义,现起
·完全不知所云

那时候,谁也不知道这个横空出世的唠叨小剑客会成为今日的剑圣,所有人都觉得蓝溪阁宠他宠得不像话,而又都不能否认,十四岁的黄少天,璀璨如明星。
喻文州初次见到的黄少天就是这个模样,仿佛浑身散发着光热。他静静地注视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对黄少天说,“你会成为剑圣的吧。”
“当然。”黄少天从矮墙上跳下来,靠近去看清楚眼前人,细致到眉眼间的分毫变化,于是半开玩笑的口气问,“你不会是要去挑战魏老大吧?”
“当然。”喻文州对上那双灿烂的眸子,答以同样的自信。

之后,俱是一言成谶。

登顶封...

1 / 2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